[育兒日記] 咩豬蛋成長隨手記(36)&(79)

2019.01.13

隨手記積稿越來越多了XD!

元旦連假前後那時,

馬麻我經歷了一段理智斷線期,

你說我不是每天都在理智斷線嗎?

嗯…..那段時間斷特別多截~囧。

隨手記的結構性缺陷就是,

只有在覺得主角們很可愛的時候才想寫,

當媽的都知道,

孩子每次可愛維持不過幾秒啊XD!

趁今天咩蛋可愛一下,

趕快來開張本月的隨手記。

 

1.剛剛我在用電腦,

咩蛋湊過來指著網頁上的動畫廣告碎念:

「有飛機耶!」

「馬麻,那飛機要幹嘛的?」纏著本來看著網頁的我跳針式地問。

馬麻:「飛機要出去玩的啊!」

咩蛋:「要出去玩ㄉㄜ?」

(咩蛋最近老是用語尾上揚來反問,

我跟EPH都很愛模仿他XDD。)

馬麻:「對啊,你之前出去玩不是也有坐?」

咩蛋突然窩上來撒嬌:

「可是我不要出去玩了。」

「可是我會害怕。」

馬麻:「你害怕坐飛機喔?」

咩蛋:「嗯,我要跟把拔坐。」

(所以到底要坐還是不坐?)

(整個人都黏在我身上了說要跟把拔坐…這叛徒…)

大概覺得自己這樣撒嬌很可愛,

咩蛋往浴室沖澡的把拔那兒走去,說:

「要跟把拔說我怕飛機。」(這有什麼好得意的)

把拔跟咩蛋重複了類似的對話後,

咩蛋的結論是:「我要坐xx(家裡的車名)就好。」

嗯,馬麻本身也很怕坐飛機,

只是和你這搗亂小童坐飛機,

又是另一種意義的害怕了。

★ 前幾天兄弟倆又在玩旅行遊戲。

★ 馬麻:「你在飛機上囉?你為什麼要抱著大黑熊?」

咩蛋說:「大黑熊會害怕,我要抱著他。」

★ 馬麻:「為什麼弟弟上飛機了你還在這裡?」

這裡順便講解一下那個喜餅盒,

那是豬蛋小時候,我拿來做「瓦斯爐」,

一直用到現在,已經被壓爛了,

週末我正在補強它。

除了是「瓦斯爐」,它也是旅行遊戲中的「旅行箱」,

也常常被當成「停車場」。

家裏除了一些比較耐玩的玩具,

大部分都是些需要靠他們想像力的雜物。

(上面那張圖裡的雜物就有紙盒、

廢棄的粉餅盒←通常豬咩他們當成「手機」玩、

沒在穿的隨身折疊式風衣←拿來甩,辦家家酒是當作「沙拉油」)

之前表妹問我有沒有多餘的玩具可以贈送,

我還真找不到什麼像樣的東西Orz。

除了一些破銅爛鐵,家裏玩具多半是:

積木、玩偶、拼圖、軌道類,

比較多樣性,可以組合、也耐玩,

有機會也來分享一下家裏的玩具吧!

 

2.講到玩具,最近咩蛋FACO積木玩得蠻上手的,

之前應該分享過他會做長長的列車叫「拉麵車」;

前幾天他則作出了高鐵;

(他說是「博物館的火車」←之前一起看了公視的京都鐵道博物館節目)

還做出了飛機(豬蛋說飛機是弟弟模仿他做的)

連著兩天他都在作聖誕樹,

不曉得是重現他自己路上看到的聖誕樹,

還是回味之前我們一起做的聖誕樹

總之看他把積木疊得高高的,

小心翼翼地放上「星星」,

自己一副很讚賞的樣子,挺可愛的!

★ 用其他形狀的積木堆疊在”樹幹”旁,說是在做燈燈。

 

3.承上,對咩蛋做出的東西,我通常會比較驚訝。

因為同樣是陪玩FACO積木,

以前豬蛋會邀請我陪他玩,

我做了什麼,他會覺得有趣,配合著玩;

他創造了什麼,也會想知道你的意見。

咩蛋就不大一樣,通常他不太願意我主導,

我也樂得放著他自己玩,

偏偏有時他又要你陪他、理他,

但你如果動了、說了什麼不合他意,他就發飆哭鬧,

「伴君如伴虎」用在咩蛋身上實在很貼切。

跟豬蛋那種「掌握著進度」的感覺不同,

咩蛋常是讓我有「喔~你現在會這個了啊」的感受。

豬蛋小時候很擅長玩拼圖,

那種專注力和直覺非常令我驚艷。

咩蛋個性跟豬蛋南轅北轍,喜好卻很一致,

大概在2-3歲,也是對拼圖蠻有興趣。

不過以前豬蛋是拼圖到手,就會很專心地拼到完,

咩蛋則很情緒化,有時是一直”灰”著:「馬麻一起拼~」

真的陪他拼,他又蠻散漫的;

也有一開始就說:「可是我不會」,想要整個丟給我做;

有時是拼一拼,會中途放棄,把拼圖亂灑一通。

就在我想著「這傢伙是不是注意力缺失啊?」時,

他又突然能默默地快速拼好整份拼圖,

不多想咩蛋是不是情緒障礙或注意力缺失的話,

我想他就是個我行我素的小孩吧!

總結來說,

我覺得豬蛋很獨立、咩蛋很自主,

雖然兩者聽起來都是優點,

但獨立跟自主沒結合在一起時,

常常讓馬麻很困擾的啊,嗚嗚嗚

★ 在我洗澡時,就能專心地自己玩。

 

4.這篇隨手記也寫了一星期,

今天一早起床,聽到咩蛋已經醒了,

在房間發出各種聲音,

但一直到看到對門的哥哥起床了,他才敢出房門。

……就看他邊喵喵叫邊從門口爬著進來客廳:

「我是貓貓。」

被我叫來沙發躺著抱了一下,

這時豬蛋也趴了下來,有點彆扭地汪汪叫,

我把他也叫過來抱一下,兩隻就喵喵汪汪地吵著。

大小孩有點可憐的是,還留著撒嬌的心,

逐漸長大的身體卻有點不適合裝可愛了。

有次豬蛋跟我說:

「馬麻,我看到班上的林OO,還會跟媽媽”塞ㄋㄞ”喔,

上次她媽媽來,她就『嘛嘛~嘛嘛』地叫。」

邊說邊趁機學著裝可愛的”嘛嘛”給我聽。

馬麻:「你也還是會”塞ㄋㄞ”啊,

那天你撞到臉,還不是抱著我哭。」

豬蛋撒嬌地說:「對啊~」

我覺得「想要撒嬌的心情」本身就蠻可愛的,

就算大家都聚焦在你長大了,

家裏還是留著可以弱小的位置。

★ 咩蛋說:「馬麻,貓咪爬在把拔身上。」(賴床是什麼?能吃嗎?)

 

5.寫完豬蛋學弟弟,來寫寫咩蛋學哥哥吧!

這兩天,咩蛋老是拿著汽車背包當書包,

跟我討了一本”作業本”,坐到MesaSilla桌前:

「我要寫功課」「馬麻,要檢查那個功課」「我檢查完了!」

★ 就算給了他一本,還是很堅持要帶上哥哥的日記本。

★ 將書本放進”書包”,咩蛋:「還有木琴。」

(為什麼要帶木琴上學?)

★ 煞有其事地拉上拉鍊、背起書包,邁開大步上學。

 

6.雖然咩蛋可愛起來很可愛,

但帶他的日常,卻經常疲累又挫折。

昨天我因為種種小事累積的壓力,

在咩蛋擅自抓食餐桌上的芝麻包,

搞得到處都是芝麻餡後霎時爆發。

怒聲叫咩蛋去旁邊罰站,

自己邊清理邊放出聲音地哭。

咩蛋沒怎麼看過我這樣,

站在旁邊一聲都不敢吭,

直到把拔帶著哥哥回家才對把拔說:

「…我手好髒。」(都是芝麻啊)

對這樣的咩蛋,我發現自己常常在防備他突然哭鬧或搗亂。

週二哥哥上全天課,我白天稍微沒那麼趕時間,

把收下的衣服拿到客廳摺,摺沒幾件,

想到什麼用一下電腦,餘光瞄到咩蛋跑到衣服堆裡,

心裡預期他大概是想像平常跟哥哥玩鬧時一樣,

在哥哥幫忙上架衣服時,把衣架勾來勾去、亂甩亂丟,

於是先處理電腦上的事。

等到電腦用完,才發現小傢伙今兒個不是來搗亂的,

而是把衣架們照顏色排整齊。

雖然我不需要衣架照顏色排XD,還是有點欣慰。

咩蛋不是沒有幫忙排過衣架(照顏色分類倒是第一次)

只是玩衣架的比例比較高

3Y的他,開始稍微能幫一點家事,

只是若不是他主動要做的,

不是被拒絕,就是做得”哩哩辣辣”,

要請得動咩蛋,需要比較多的創意和策略,

像有次我讓他幫忙我上衣架,

跟他說「幫我拿那個『胖胖』」(就是比較粗、帶著夾子的塑膠衣架)

他就很喜歡那種裝可愛的感覺,

會邊哼著「拿那個ㄆㄤㄆㄤˊ~」邊拿給我,

不過在趕時間的狀態下,

哄著他做,還不如打發他到一旁我自己做。

 

7.這天,豬蛋也給了個摺衣服的驚喜,

平常我讓他寫功課前先幫我「下架」衣服,

(豬蛋上學後還是都要每天作家事)

我再自己摺,這天他功課少,

主動幫我摺起衣服,而且用「斷捨離」摺法,折得超好!

(EPH也會用斷捨離摺法,但他都摺太小)

我想男生宿舍的這三隻,就數豬蛋最願意迎合舍監的期望吧!

★ 真.戰力,馬麻感動!

 

8.兄弟倆近期拉拉雜雜的家中活動:

a.之前EPH有教豬蛋一點scratch,就是簡易版的程式入門。

最近豬蛋蠻熱衷於看書上的範例一步步作。

雖然遇到問題還是得問把拔或我(我也還在學)

但這樣看著書操作電腦學習,

我應該是大學才做的事吧XD?(沒辦法世代不同)

 

b.小時候的豬蛋,幾乎是每晚睡前都聽爸媽讀一本書,

直到他自己識字閱讀。(這看久遠的隨手記應該有些蹤跡)

3Y的咩蛋,令人驚訝地XD,

還是不太會乖乖聽爸媽讀一本完整的書,

說真的,懶爸媽以前也是逼著自己陪讀,

所以咩蛋不願意聽,我們還真的就不太陪讀XD。

即使如此,咩蛋對書還是蠻有興趣,

會自己去翻、會纏著你讀,就是要以他期望的方式吧。

★ 弄亂的書堆中,坐在呼拉圈裡靜靜看書。

 

c.班上有讓豬蛋做小書,

豬回家說自己還要再作一本。

★ 想到半年前做的精美有聲書,馬麻還沒寫文。

 

d.咩蛋的餐廳遊戲,這是蛋糕,還有serve給別人的兩盤。

 

e.咩蛋對拖吊車也非常著迷。(跟哥哥以前一樣呢)

 

f.接豬蛋放學回家,我通常是幫咩蛋洗好澡,

再去幫豬蛋補強(不然他自己洗會亂洗),最後才自己洗。

有時幫豬蛋洗好了,咩蛋都還光著身體在哭鬧,

但豬蛋洗好澡就是彈鋼琴的時間,我也沒空理咩蛋,

有時他就哭到我去處理。

這天咩蛋大哭鬧,哭到豬蛋放下鋼琴,

跑去安慰他,對浴室的我說:

「馬麻,我抱一下弟弟,他比較不哭了!」

「馬麻弟弟說要我陪他玩高速公路。」

馬麻:「好,你晚點再彈鋼琴,先陪弟弟玩吧!」

★ 弟弟解救哥哥免於彈鋼琴,哥哥解救媽媽免於哭鬧轟炸。

咩蛋惹火爸媽時的崩潰哭鬧,

有時要靠哥哥去拍拍、抱抱來緩和。

★ 豬蛋這種貼心&關心,是當了哥哥才磨出來的XD。

 

9.前面提到豬蛋撒嬌,再稍微多講一些。

豬蛋長大後,有很多”正經事”可作,

所以比起逗弄、遊戲,對他可能是更多的指導或要求。

我最近意識到這件事,

就是對順從的豬蛋,我們反而是比較嚴格,

但我其實是非常感謝豬蛋講理&好溝通的性格,

所以近來特別留意,會多跟豬蛋開玩笑、多讓他撒嬌。

要講這段豬蛋睡前的事,先提一下咩蛋。

咩蛋睡前儀式相當囉唆,一個環節出錯的話就伺機崩潰哭,

(包括櫃子有沒有全關上、門關的角度、有沒有拍拍他的肚子說「好舒服」…等。)

跟馬麻的睡前抱抱,不知何時台詞加長到,我得抱著他、他複頌我說的:

「晚安,鷗鴉斯咪,鷗鴉斯咪那賽,愛你愛你,goodnight,掰掰」

(「鷗鴉斯咪那賽」的復述咩蛋還是堅持「鷗鴉斯咪賽」)

有時抱完,他大步走回房間,還會突然小跑步回來:

「還有give me five」再來拍一下我的手,才心甘情願去躺好。

弟弟搞定後,到了哥哥的房間,

馬麻:「ㄟ,這裡怎麼有壽司卷?」

孩子睡覺後才是自由時間,

即使想丟一句「趕快睡覺,明天還要上課」,

但再撐一下下,就能讓孩子笑著入睡,

跟他玩鬧一下捲了什麼料進去,揉揉肚子、捏捏臉頰,

也許今天才為了鋼琴拍子、功課寫錯兇了小孩,

就用睡前時間來和解彌補吧!

 

10.說到睡覺,哥哥上全天課那天,

咩蛋都要求要把嬰兒床搬到哥哥房間去睡。

這天把他送上床,過了半小時都還聽到咩蛋聲音。

馬麻打開房門質問:「你為什麼沒有在睡覺?」

咩蛋:「我在睡覺。」

馬麻:「躺好!眼睛閉上睡覺!」

咩蛋用力閉緊眼睛,嘴巴也跟著嘟起來的傻樣,

讓板著臉的馬麻差點破功,丟下:「趕快睡覺。」

咩蛋閉著眼說:「不然會來不及接葛格嗎?」

(我現在倒是寫網誌寫到快來不及接葛格了)

★ 無關配圖,只要把拔在擦地,咩蛋就一定要爬上去。

(這天豬蛋是學弟弟的,當遊樂設施爬,兩人下來都還會說:「換你了!」)

 

11.早上寫這篇時,

咩蛋拿著一本我們從costco買給豬蛋的英文學習書纏著我問:

「罵~這艘船幹嘛的?」

嗯,首先「馬麻」不知道何時被他簡化成「罵~」了,

第二,他竟然用了個正確的單位詞。

不是我在說,咩蛋講話超級胡來的,

不管是名詞、動詞還是形容詞,都講他自己高興的,

像他最愛用的量詞是「隻」,

中午幫他洗澡:「馬麻我手上有一隻泡泡。」

最近有個對話是這樣的:

咩蛋:「馬麻,斯外格是什麼啊?」

乍聽這句話,我只聯想到去年JW常丟明日之子2的片段給我,

裡面有個參賽者就叫斯外戈…

馬麻:「斯外格?是什麼?我不知道啊?」

咩蛋(”灰”了起來還很兇):「蛤~~斯外格是什麼ㄜ~~」

馬麻:「是什麼啊?」(困擾)

好在這時一旁的豬蛋解救了我,

豬蛋:「是小企鵝搭飛機的『啊!是外公!』」

…..哥哥用kidsread點讀筆幫他錄的書,咩蛋都很捧場,

問題是我哪猜得到啦(╯-_-)╯╧╧!

類似的例子還有「馬麻,什麼是『可可戳~』?」

因為有個音調,我在腦裡奮力搜索,

總算想起是廣播會聽到的「可樂tour~」。

還記得有次咩蛋大哭大鬧的內容是:

「要剛才那個露營色的東西」

他的剛才,可能是真的是剛剛,也可能是昨天或任何時間~囧;

露營色,這詞出現一兩個月了,

我到現在都還沒辦法確定是什麼顏色Orz。

 

12.承上,嚴肅說起來,

我有點懷疑咩蛋也許有色盲的問題。

雖然他顏色常亂說一通,

但我今天早上正經地指幾個顏色要他說,

他大致說得都是正確的,

就是綠色好像一直很不確定,

不過真實狀況如何,可能要再觀察吧。

再來說個跟顏色有關的,

最近咩蛋看到我的玫瑰唇膏,都會說:

「要擦草莓的那個。」(粉色、紅色的東西他就會說草莓的)

有天晚上睡前,把拔要幫他刷牙,

要他躺下時,咩蛋不斷掙扎哭哭哀號:

就在把拔快要動怒時,我聽出咩蛋”灰”的句子是:

「有擦那個三八」

原來他來擦唇膏時,老是被我說:

「為什麼要擦唇膏啊~你這個小三八!」

他沒記得「唇膏」,倒是把「三八」直接拿來代替了,

我笑著說:「刷完我再幫你補擦好不好?」

他才冷靜下來給把拔刷牙。

 

13.這星期上足球課前,跟阿嬤散步蠻久,

後來上車咩蛋秒睡,於是留把拔在車上陪咩蛋,

我陪豬蛋去上課。

豬蛋足球學得並不好XD,除了規則我們都不大清楚以外,

他本身也不是很有鬥志,搶球什麼的對他蠻困難。

這天教練其中一個訓練是讓他們去搶一顆教練踢出去的球,

也沒競賽什麼的,跟一個小姊姊搶失敗的豬蛋,

卻突然哭著往我的方向走來,頭靠在我身上說:

「我不要踢足球了,我想睡覺。」

雖然豬蛋一直都踢得不好,不過還是第一次聽他這樣說,

我想是把拔不在場,豬蛋撒嬌了起來。

我說:「不然你跟老師說你想睡覺,你不要回去上課了。」

馬麻當然是說說而已,準備把他勸回去,結果豬蛋邊哭邊回:

那我要在哪裡睡?

望著一片草地,我也不知道你要在哪睡,喂!

我先用他學校坐旁邊的同學學習表現不好,

(豬蛋都會主動幫忙&教他

也是每天很認真去上學來鼓勵他。

接著加碼說認真踢球(沒搶到也沒關係)到下課,

就賞他一顆巧克力,他才乖乖回到隊伍,

後來還搶到一顆球,豬蛋笑得好燦爛。

(總覺得是那個大小孩看他哭得可憐讓他的XD)

學校也好、足球場也好,孩子總是會有表現弱的場域,

孩子間彼此包容和鼓勵,看著也覺得溫暖。

(這天看到平常很計較輸贏的一個小孩拍了拍豬蛋,有點感動。)

★ 考前一段時間,我也利誘豬蛋養成檢查考卷的習慣,

最後集滿點數,得到抹茶巧克力的獎賞。

 

15.本來我都是讓他們在小睡起來的時間看電視,

最近咩蛋會在一早起來時說:

「我有睡覺了,可以看電視。」

ㄟㄟ,沒有!你們就固定時間看吼。

之前偶而會在看完一個影片後,發現還有時間,

(他們一段電視時間我最多給半小時)

我會跟咩蛋說:「再給你看一個”小小”。」

(意思是時間很短的影片)

於是最近咩蛋看完一個影片,會跑來問我說:

「我只是看一個了,我可以再看嗎?」

撇開馬麻被得寸進尺不說,

積極爭取在現代應該是一個優點吧?

昨天豬咩蛋看完傍晚公視的『動物小遊俠』,

我關上電視繼續煮晚餐,咩蛋看我關了電視,

吵著還要看後面的『莎拉與乖乖鴨』,

會這樣其實也有他的理由,

先前公視是播了一段『動物小遊俠』後面接『佩佩與小貓』,

剛好約半小時。

現在是播兩段『動物小遊俠』,咩蛋就一直覺得他還能看一個不同的。

好,總之小傢伙也不會聽我解釋,就在地上哭鬧起來。

我急著準備晚餐,就跟在幫我作家事的豬蛋說:

「豬蛋~你安慰一下弟弟啊。」

豬蛋嘆了口氣,手沒停下來,說:

「如果我還有一個弟弟,咩蛋還有一個哥哥就好了,

這樣我就可以作家事,那個弟弟就可以去抱抱咩蛋了。」

……那樣我還有命在這裡洗菜嗎?

說完風涼話,豬蛋也沒去安慰弟弟(他要趕快做完家事去弄scratch)

直到把拔轉了鑰匙開門進來,咩蛋才跳起來,說:

「我要去玩囉~」(輕快,語尾上揚)

……你剛喧鬧了半小時就這樣裝沒事喔。

★ 雖然是個粗魯,卻超愛裝可愛。

睡前穿著防踢被還要來說:「我是熊熊。」

問他熊熊的鼻子在哪裡?先指了自己的鼻子。

(對了,他前幾天還跑來跟我說:「我是一顆橘子」←不知道怎麼回答。)

 

16.這天把拔幫便便的咩蛋洗澡,

洗完就看咩蛋一臉燦笑跑出來:

「馬麻,我脫拉拉出來了!」

……要從哪裡吐槽起呢?

馬麻:「是脫光光。」

……拖拖拉拉是另一件我不要你做的事。

在這裡,就用咩蛋光溜溜的身子,

向看官們宣告一下,這是最後一集隨手記囉!

11、12月的會稍微補完一下,

剩下的就在結語說吧!

(本篇瀏覽次數:4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