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日記] 時間旅人(69)&(112)

昨天朋友和我們聊到小baby睡覺的事情,

多虧了以前有寫下[育兒] 回顧5M開始調睡眠作息

不然早就忘光光了,想想還是來寫寫隨手記吧!

 

1.今天早上,咩蛋起床很興奮地跑出來說:「馬麻,開始下『飄飄雨』了!」

咩蛋明年就不再是學齡前幼兒了,但現在還保有不少很童稚的用詞和發音,

尤其他很愛自創一些語詞,所以感覺特別可愛。

上次我讓他錄音謝謝SA阿姨送我們柚子,SA夫婦說他講話還有「臭伶呆」XD。

近期還很明顯的就是「香蕉」他都說「山蕉」,不過倒不覺得他是發音有結構上問題,

而是他覺得那個就是發音成「山蕉」,隨著他字越認越多,這情形應該會漸漸改善了!

♥ 咩蛋對畫畫好有興趣,陪我一起玩渲染練習。

(渲染得超級失敗的不是我在說Orz,還好有咩蛋陪我玩,才不會覺得浪費了時間)

 

第二段是我最近教養的反省,長篇幅預警XD:

2.豬蛋進入中年級,就開始有點難搞,今年學期才剛開始,就更加感覺那種散漫。

如果是很久以前就看著這個網誌的人,應該會知道我在老大剛出生時,

教養是多麼的戰戰兢兢,不是說戰戰兢兢地想教養孩子要成為怎樣的人,

而是深怕自己的一舉一動,對孩子造成什麼深遠的影響。

但新手爸媽有福了,教養孩子快十年的我,可以解放你們了XDDDDD!!

像我以前很擔心我的潔癖、收納整齊這些要求,

會讓孩子們綁手綁腳,成為太過小心而不敢嘗試的人;

或是太講求整齊和清潔,成為很難相處或適應力差的小孩,

結果根本就太高估自身的影響力了XDDD,

最近每天豬蛋上學,我就在家裡一下對亂丟在書房、房間脫下的衣服生氣;

一下對滿地的橡皮擦塊(被他摳下來的)抓狂,

更別說他還把穿過的睡衣塞回衣櫃裡、或是藏在枕頭套裡Orz;

之前也提過他到學校根本如魚得水、放飛自我,

還可以玩著玩著整個人躺在學校的地板上,讓老師向我報告衣服怎麼弄上髒汙,

只能說孩子有自己的性格,爸媽真的不用太患得患失,還我當年擔憂的眼淚啊!

最近一次豬蛋被把拔處罰,是他用筆把英文課本鑿了一個洞,

如果看過他的課本、講義、考卷,就可以知道他走一個痞子優等生路線,

講義、考卷總是破破爛爛的要從被課本壓住的底部挖出來;

課本、聯絡簿破到讓你懷疑他是不是在學校把它們當飛盤射?

他最近另一個被處罰的事件,是擅自擦掉聯絡簿上要背、要預習的項目,

只因為把拔先前會因為他沒帶聯絡簿上要背的課本、講義回來扣他點數。

沒孩子或孩子還不到這歲數的看倌,也許會想說,就讓孩子自己負責,

怎麼會有那麼多瑣事在傷腦筋,但實際上我的理念也是讓孩子自己負責,

但是在教養的過程中,還是會遇到很多問題,也必須一直「滾動式」調整,

(最近這用詞真是氾濫啊,連社區公告都會用XD)

這當中我最不希望的狀況就是造成他必須欺騙父母,

所以這件事我和EPH商量後,決定不再為了東西要不要帶回來扣點數,

因為實際上,他沒帶回來,也是會到學校去背,自己是有負責的。

另外,談到說謊話,一直都是豬蛋的一個問題,如果記得的看倌,

會發現他從很小的時候,就會說很精巧的謊。

說謊這件事,對我和EPH都算是個地雷,會蠻生氣的點,

但我和EPH不同,EPH會希望他「正直」,但我比較希望他是能變通、能判斷、能權衡的。

就是比起「說謊是不正確的行為」,我反而希望他是在比較過說謊和不說謊的結果之下,

去做傷害比較小或是有智慧的選擇。

但在真實的情況下,孩子們比較想去賭「說謊但沒有被抓到」的機率,

這也是一直以來感到頭大的問題。

我自己在長大的歷程中,也對爸媽說過謊,所以不想潔癖地要求孩子不准說謊,

但是真正遇到被欺騙的時候,還是難免感到失望,

尤其孩子平常表現得這麼愛我們,欺騙我們像是一種背叛。

但實際上我想父母得試著去分離這兩件事,欺騙和愛是會同時存在的,

儘管如此,在孩子企圖欺騙我時,以往對父母說謊的歉疚,還是會油然而生。

(但我沒說過什麼很嚴重的謊就是了,我只是覺得不管爸媽是否是真正被我欺騙了,

我都是辜負了他們的信任,尤其對已經不在的爸爸,也無法說我覺得抱歉。

而當了父母之後,知道有時候爸媽並不是真的相信,只是願意去容忍而已。)

無論如何,既然我不希望他們當一個絕對不會說謊的小孩(例如至少他們得學會欺騙壞人吧?)

也許我就得把他們欺騙我的歷程,當做他們一次次的練習,學著去釋懷。

(像我爸以前有些不想給我們動的東西,我學會偷偷去使用,

但置回的位置要預先觀察,做到分毫不差地放回,這樣的細心XD,

就算是欺騙,我想也已經是我爸的原意了–>能好好使用物品?)

♥ 我沒有一套正確指南來教孩子面對灰階世界,一起成長吧!

 

3.雖然中年級生開始有點容易惹惱爸媽,但我還是很珍惜他仍屬於比較純真的孩子:

會陪弟弟玩、跟玩偶們還是很要好、喜歡大自然、和朋友玩著可愛的幻想扮演遊戲,

以及還願意在外面跟馬麻抱抱。

也許是有比較小的弟弟在,所以撒嬌這些事對他來說還不太彆扭,

上回我們睽違以久地去逛了COSTCO,他趁弟弟坐在推車裡,

就黏我黏得很緊,還側抱著我走路XD。

但說起來還是有點不同吧,現在在家裡的睡前抱抱,

豬蛋都是坐在我身上讓我環抱(就好像我是椅子那樣

咩蛋就還常是正面抱我,有時還會說「要抱起來」XD,

之前他還說想要回到小Baby的樣子,說那樣比較可愛XDD!

上星期五,咩蛋早餐吃一吃跑來討抱(張開雙臂對著在用電腦的我)

雖然他現在偶而也會跟哥哥一樣假藉抱抱偷看我的電腦,但我還是會欣然抱他,

不過這次是誠懇討抱啦,抱完之後,我把他推向一旁,

他就說:「再抱一次,早上要抱兩次~」

馬麻跟他嬉鬧著抱怨:「蛤~為什麼要抱兩次啊?」

又抱了一次,就把這隻小章魚的觸手從我身上拔下來,整隻丟到一旁沙發,

他又笑鬧著纏上來:「今天是星期五,要抱五次~~」

馬麻:「蛤?哪有這種規定啊?」一邊抱一抱再趁把他丟到沙發時猛拍打他屁股,

這麼一想,兄弟倆都是從小就習慣,馬麻用電腦就是馬麻有空的時間,會鑽過來打擾,

相反的,把拔坐在電腦前就都當做是正事,不敢去打擾,差別待遇啊熊泣

♥ 咩蛋最近畫了一幅誕生石的圖,之後再把完整的更新在他網誌,

這是畫馬麻的誕生石和我坐在電腦前的樣子。(那個打電腦的手真是太逗趣了)

 

4.說到誕生石,我寫在草稿裡有一句今年我生日時跟咩蛋的對話,

好像沒寫在那篇(那篇也是待續未完啊~嘆),就補充在這裡吧!

生日當月,咩蛋有天突然問我:

「馬麻你生日是什麼時候?你生日的時候我不會只在臥榻呆呆的喔?」

還加上「呆呆的」真是太好笑了,馬麻問:「不然會怎麼樣?」

咩蛋:「我會畫你的生日卡片!」

……說得信誓旦旦的,結果我回去翻,沒畫給我啊……

♥ 慶生的東西他倒是沒少吃,嗚嗚~愛店「找到咖啡」不敵疫情倒閉了。

 

5.這個延長的暑假期間,兩兄弟除了迷上ActiveArcade運動遊戲以外,

還沉迷於Vada阿姨推薦的Uno遊戲。

本來我們就有買紙牌的Uno,偶而有空時會一起玩。

但Uno的APP版遊戲,多了金錢的元素在裡頭,更加addictive,

(也”撩”下去的馬麻認為,那種想贏一場把金幣賺回來更是有賭博的元素在XD)

加上還有轉蛋啊、徽章,額外的小遊戲、排位賽和原始卡牌沒有的特殊牌,

讓本來就很愛蒐集記錄的兄弟檔欲罷不能,在開學後規定不能玩遊戲的週間,

就會去拿實體卡牌,還自己畫APP裡的特殊牌加入。

開學之後,哥哥不在家的時間,咩蛋會拉著玩偶們一起玩,一個人要玩四人份也真是辛苦他了

但我們並不喜歡他們花那麼長時間或是一有空閒就玩牌,咩蛋發現之後,開始會無聲地玩牌,

不然本來學APP裡頭怪腔怪調的「Uno!」「Skip!」「Reverse!」喊得多大聲啊!

不過我們後來還是有規定時限,十分鐘就得結束啦!(APP遊戲是一場3分鐘)

 

6.九月底,我幫大黑熊進行了一場大手術,那時的圖文日記我是這樣寫的:

「暑假期間,豬蛋疼愛大黑熊的方式是卯起來揉捏牠的鼻子,大黑熊的吻部整個撕裂傷,
殘破的臉有點駭人,而且也沒辦法用馬麻拙劣的縫紉技術修好,
研究之後決定做個大膽的嘗試,把大黑熊頭翻轉,自己做出吻部。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將手術完成,但畢竟馬麻技術不好,很擔心大黑熊因為長相不同失寵啊🥲」

剛完成那幾天,馬麻當然是戰戰兢兢地觀察,到底豬蛋有沒有疼愛如往昔?

那時兄弟倆有抱怨幾個點,第一個是我鼻子那部分做得比原先大,

第二是因為反過來縫,角度有點不同,大黑熊變得有點像朝上看,

總之臉的確是有點不同了,但是破掉的臉明明比較可怕好嗎熊哭

馬麻觀察了幾天越來越心慌,因為之前豬蛋回家就會馬上抱大黑熊,

說:「大黑熊你怎麼這麼可愛~」或是唱「大黑熊是最可愛~」之歌,

那幾天似乎有點冷淡,我查了一下保育協會目前沒有大黑熊娃娃販售,

但是高雄捐血站似乎有捐血送黑熊娃娃,我緊急聯絡老姊,

看她有沒有認識高雄的人要捐血,我跟他買。

沒想到老姊馬上去問了黑熊保育協會能不能用購買的,

後來老姊就以NT1100含郵的價格幫我訂了一隻,這價錢好像比當年買的貴,

但我覺得是捐贈給黑熊協會所以完全沒關係。

♥ 很辛苦地小心拆線脖子位置;左下是掏空棉花後的黑熊,變成2D版了很有趣XD!

看倌們也許會覺得,幹嘛為了一個娃娃這樣小題大做?

但我小時候也會對物品放蠻深的感情(弄丟雨傘時,大哭是因為覺得雨傘會想我)

更何況我都還沒有像豬蛋這樣依戀多年,

所以我如果成了破壞大黑熊、提早結束他童年的元兇,那我會很愧咎的啊!

而且假設今天要逃離火場,這個家,豬蛋會帶走的物品,

應該就是大黑熊吧,所以我很慎重地在看待啊!

結果帶回新的大黑熊後,反而是咩蛋很喜歡,

因為新娃娃還有絨絨的毛,頭上的葉子也還很飽滿,他划著新黑熊的肚子會變色覺得很有趣;

豬蛋則是一副要保護原大黑熊的態度,在弟弟說新黑熊比較可愛時據理力爭,

雖然這樣一來,我也不知道買新黑熊的目的為何了,

但是「黑熊弟」就這樣成為我們家的新成員了!

順便一提,後來馬麻製作的鼻子脫線,吻部直接消失,變成臉平平的熊

但他們好像也都習慣大黑熊的新長相(臉扁扁的其實蠻呆萌的)

我也不知道當初覺得豬蛋變冷淡是適應期還是我心理作用,

總之他們又變得很要好,彈鋼琴時,大黑熊會坐在旁邊;

寫考卷時還要抱著寫,睡覺當然也是抱緊緊,馬麻折騰半天,總算放下心中大石。

♥ 有時也不知道自己拼了命在守護什麼?大概就是純真的眼睛才能看到精靈之類的浪漫吧!

(這就要推一下我少女時期很喜歡的漫畫家岡野史佳了)

 

7.承上,既然寫到大黑熊,就把之前的草稿也補在這吧!

暑假中的某天,豬蛋說:「大黑熊今天怎麼這麼可愛!」

馬麻嗆:「他有哪一天不可愛?」

豬蛋秒回:「他一天比一天還可愛!

另一句我已經忘記是誰說的,稚嫩度判斷應該是咩蛋:

「馬麻你看這個大黑熊是不是太可愛了?你超超圓頭~圓圓的頭

♥ 插一張跟大黑熊無關的:在看「世紀末的魔術師」柯南劇場版時,

咩蛋把衣服拉起來套在頭上,說是模仿動畫裡的俄羅斯娃娃。

 

8.有時我對豬蛋性格中,比較纖細和多愁善感的部份是有點擔心的。

要解釋一下,我指的是他個性中有纖細的部份,但平常做事蠻粗心的

對一些未知的事相當多愁善感,但對身邊人的情緒同理則略嫌遲鈍

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會對太過寬廣的事物或生命的逝去感到恐懼。

最近某天他講到一個惡夢,片段是這樣的:「一條繩子跑來跑去,有一種空虛感。」

前陣子則是聊到書上的內容,他說:「一古戈爾年後,宇宙就會大爆炸……」

(是指熱寂假說:猜想宇宙終極命運的一種假說)

(要知道現在很多書買給他我自己都沒看,所以他說的東西我不一定知道,但他會貼心搬書來解釋。)

他接著說:「一想到這個,我的肚子就會有一股空虛感~唉唷~肚子有黑洞!」

馬麻自己不是那種正向陽光的人,這時候就只能說「呃,也沒辦法活那麼久啦,別擔心!」

只是看著兄弟倆嬉笑玩耍、沒事就互相抱抱的模樣,

會覺得這個溫暖沒心機的弟弟,有時大概也填滿了哥哥心裡的黑洞。

♥ 一個天涼了換穿長袖不穿褲子的概念,只好幫他們碼一下。

 

9.先前找了一天帶兩兄弟去投籃,豬蛋現在能投進蠻多球,

他在學校下課也開始會和朋友一起打籃球。

以爸媽的觀察,豬蛋的運動神經並不是特別好,

但從小就這樣隨意地跑著玩著,讓他對運動一點也不排斥,

小時候跑個兩圈操場就覺得很要命的馬麻,對此感到很安慰。

豬蛋對運動要上手,需要蠻多時間,但慢慢的做,還是遠勝過小時候的馬麻,

馬麻在長大之後,多少有發覺到各種運動的樂趣,所以覺得能鼓勵孩子去玩,是件好事。

之前哥哥跟把拔在投籃時,咩蛋會跟我在旁邊踢那顆小足球,

但這一次他就也要下場投籃,雖然他很認真拼命地投了很多次,

小短腿卻怎樣都進不了球,後來到場邊鬧起了彆扭:「我都投不進去,我要回家了!」

還認真地哭了起來,就算安慰他籃框太高了、多吃一點長高、慢慢練習都沒有用,

在他情緒上來要嚎啕大哭之前,我靈機一動,不然馬麻做籃框給你投?

就把手圈成籃框給他投,投進之後果然破涕為笑,後來我叫把拔當籃框,

他還玩到欲罷不能不想回家,但為了把拔的「籃板」著想,還是得適可而止XD!

♥ 用優美的舞姿投不中籃框的瞬間。手臂籃框。

 

10. 上個月有寫到咩蛋牙齒搖的事情嘛,來update一下後續。

那小牙後來越搖越厲害,到了某天就是只差臨門一腳但用手輕扳還是扳不下來的程度,

我開玩笑跟咩蛋說,這個揍一拳就會掉下來啦!

後來吃過午飯,我忘了在跟他鬧什麼,

就真的扶著他的下巴,輕輕地用拳撞了他下顎三下,

本來只是在搞笑,沒想到牙齒真的咻地飛了出來,

缺了牙的牙齦流了不少血,只好拿冰塊給他冰敷。

印象中,哥哥換牙的時候好像很少有「釘子戶」,都自己掉的牙,也沒有流很多血的記憶;

但咩蛋掉下的這顆,和最近在搖的另一顆,感覺都很倔強不打算輕易出走,

牙齒也跟小主人一樣固執啊!(煩惱新牙會因此長歪

♥ 沒想到牙會順利被馬麻打飛XD!

(本篇瀏覽次數:40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