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日記] 時間旅人(96)&(139)

2024.01.16

即將進入寒假,馬麻的心也漸漸進入放假模式,嗚嗚我真的好想放假啊!!

(比小孩還想放假,跟那個不想開學的校長笑話一樣)

 

1.前陣子因為期末考週,跟Yuki的衝突也多了不少,有夠心累的。

基於期中考時,Yuki準備不及,詳見XD: [育兒日記] 時間旅人(94)&(137)

期末考這次還出國遊玩,所以有跟他們講說,回來後要補一下進度。

比起前次月考僅準備一週,這次應該有兩三週的準備了。

雖然多了要寫練習考卷的時間,但我還是很重視他們不要有「被逼著念書」的感覺,

所以「準備考試」和「遊玩」,我覺得是相當平均的(應該說遊玩還比較多啊!)

在這當中,快動作的Hiro是還蠻游刃有餘的;但Yuki就常常哀哀叫抱怨,

寫考卷沒盯著就跑去玩,考出來錯誤百出。

我不是想表現出「喔~我不是那種注重分數的媽媽」(酸民聲音)

而是我對Yuki真的已經有轉念,比起拿到的分數,我更在意他理解的程度,

但是!!!

一張用隨隨便便的態度寫出來的考卷,要怎麼去釐清問題。

第一天考試結束後,發生了一件事,就是他寫了一半(一面)的考卷,

(拖拖拉拉寫太久了,被叫去做家事了)

被哥哥拿去改,他大發脾氣,而改完的部份,他有寫錯,他就更是發飆。

雖然有責備Hiro不應該自己拿去改(很多考卷我們會叫哥哥幫他改一改)

但對Yuki不符比例地暴怒,也處罰他去跳開合跳。

跳完以後,他還是很生氣,還把我的鉛筆折斷了!

(欸!不是!我向來很珍惜我的東西,你竟然動到我頭上來!)

但我後來去上課了,這件事也就壓下來。

接近睡覺時間,我看Yuki當天的數學練習卷還是很多錯誤,就忍不住罵他了!

我跟他說:「不管最後你擅長的是什麼,我們會陪你找,

但基礎的東西還是要學會、做事要負責任,

像現在家事不好好做、課業不認真學,還喜歡說狠話、做暴力的事情(折我的筆!!)

那是怎樣呢?你的目標是當小混混嗎?」

「你只會成為你一點一點累積的樣子啊!」

「你說阿嬤沒有看到你上小學的樣子,那這是你要阿嬤看到的樣子嗎?」

不管是不是太正經或是太情緒勒索,我連珠炮地說出這些,

Yuki是多情的孩子,講到阿嬤常常會紅眼眶,

但是我也不是說這些來傷害他,是真心希望他去思考。

隔天,他起床整理被子特別認真(蠻可愛的)

我知道(好好整理床鋪)應該不會維持太久,

但他有聽進去我在說什麼,我還是很感動的。

 

2.承上,後來考試結果出來,成績都還蠻符合他們的實力。

而這次Yuki的數學考得不錯,一回家就很欣喜地說:「馬麻~我數學考XX分!!」

他的成果鼓勵到他自己,我覺得也是很棒的事情!

對Yuki要怎麼帶領,我自己也是經歷了一番掙扎。

懶散的我是那種討厭「過度努力」的人,但我基本上是「堪稱認真」,

所以對Yuki在不擅長的地方,又不認真的態度,我之前真的很不能接受,

有好幾次,在他表現不好的時候,我都忍不住用很刻薄的話去唸他,

刻薄到我一出口,就覺得自己錯了的程度,然後再去跟他道歉、解釋&和好。

在這過程中,我也回想自己成長過程,爸媽好像不會像我這樣用刻薄的話罵我,

反省過後,我現在對Yuki的學習上,盡量都用正面的方式去說,

評估情況,傳達「我相信你是做得到的」的訊息給他。

不同的孩子、不同的情境,同樣的感想是,沒有什麼絕對「對」或「好」的教育方式,

有的只是,一直不斷犯錯的爸媽和孩子,彼此陪伴、彼此成長、彼此原諒。

(這感慨以前一定說過了,但我現在還是這麼想XD)

 

3.有點太正經了,跳一下話題!

日本行回來的第二天,Yuki一早就跑來跟我抱抱。

我才突然發現,在日本,不管睡前還是起床,我們都忘了抱抱這件事。

所以說旅行好像真的會讓人獨立&長大呢!

不過回來之後,抱抱又持續了。

抱抱這件事,一定要在冬天書寫一次,就像其他小動物一樣,

冬天的早晨,抱抱會升級成「鑽進媽媽的被窩」,

如果兩小同時出來了,就還要排隊一下,不過多半是哥哥先出來。

向來容易踢被的Yuki,鑽進被窩時總是手腳冰冷,

(通常也還睡眼惺忪的)馬麻對於能用暖呼呼的被窩溫暖他們,也覺得特別溫馨。

(最不感到溫馨的應該就是一早起來準備早餐的把拔了)

不過掀開我的被窩鑽進來也是回籠覺吧!

♥ 馬麻視角,壓在手臂上的臉頰肉。

前幾天我在浴室刷牙時,兩小孩在房間喊著:「馬麻待會要『外送抱抱』唷!」

想到「外送抱抱」目前還有人要訂購,也是覺得蠻欣慰的,

接下來Hiro就要升級為青少年了,不曉得是哥哥會陪著弟弟再幼稚一陣子;

還是弟弟會跟著哥哥一起登大人,無論如何,都是且抱且珍惜啊!

 

2024.01.24

1.Hiro即將升國中,身邊家長常在講壓力啊、私中、補習、考試什麼的,

我發現現在不是孩子能不能抗壓的問題,

是我聽著這些,過去那種被限制在學校裡的窒息感都復甦了,

也許不適合體制的一直都是乖乖待在體制內的我吧XD?

跟家長們談話時,會被那種「不進升學名校不行」「不拼命讀書不行」的想法感染焦慮氣息,

但回家冷靜想想,我國中時代每天也都是偷看完漫畫才讀書、邊聽廣播邊寫功課,

成績也還可以啊?是這世代的學習內容突然難度大爆射還是怎樣?

這些家長的焦慮,不就是擔心孩子無法拼進第一志願,但真的有必要非第一志願不可嗎?

(Hiro從同學那裏聽了建中的事,對建中沒有女生這點感到很震驚XD→他說想讀有女生的XD)

我一來是覺得,

會幫孩子規劃康莊大道(升學名校→第一志願→頂大→菁英→幸福人生)家長是很樂觀的人,

可以這麼專注,不像我會擔心其它有的沒的的人生困境。

二來是擔心,那孩子什麼時候可以跌倒?父母什麼時候允許孩子受挫?

我當然知道孩子越優秀,在一些抉擇上就越輕鬆,

但生命很多時刻,例如童真,例如青春,錯過就沒有了。

 

2.承上,Hiro是比較得天獨厚的小孩,他對一些學科是真心喜歡,

像這學期學了礦石吧?就會很興奮地跑來考我關於硬度、屬性啊,

還會用平常課外書的知識去融會貫通。

但我最近突然警覺到自己這個「被寵壞」的狀況。

就像Hiro在baby爬行時期,就能聽懂我跟他說哪裡不能越過、哪個櫃子不能開;

以致於Yuki後來嬰兒期爬高、拉扯電器,把小物放到嘴裡,簡直讓我疲於奔命XD。

同樣道理,Hiro的樂於學習,養成了一個廢媽,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課業內容,

最近心想完了完了,中年級開始有自然、社會,不知道Yuki會不會也在那邊喊無聊,

總之,不希望他把那些當成「科目」,而是有用的知識,至少會是馬麻的努力方向啦!

但還是希望可以維持出張嘴就好,「均一」、「PaGamO」、「臺灣吧」賜給我神奇的力量吧!

 

3.實情沒有出張嘴那麼輕鬆啦!Hiro的課業,把拔還是有在檢查;

忘記哪次發現Yuki的字變得好醜,後來他的國語作業就由我負責看。

不過也不是像Hiro低年級時,坐在旁邊盯,而是拿出來客廳給我看一看,

我有時示範書寫給他看,他再跑回書房改。

我小時候,爸爸也都是拿一張紙,畫一個方格,告訴我一個字的比例是怎麼分配,

我現在做的事,幾乎是重現那個畫面XD。

很妙的是,不管是以前Hiro還是現在Yuki,有時被我說要改字的時候,

會哭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痛哭到鼻涕會滴到桌上的程度Orz)

但一旦冷靜下來看我示範之後,他們又會有心把字寫好看,

「把字寫好看」的本身,是有神奇的吸引力的。

後來我知道自己看他們拿筆姿勢就會生氣,改成不在旁邊看,

看Yuki生字時,會大力稱讚他寫得好的字;差強人意的會跟他說,但不用改;

醜的字,就示範怎麼寫好看,現在他衝進去改字時,態度都非常積極,

有時連差強人意的,他都堅持要改,比起小時候會因為一直被叫出去改字而不耐煩的我,

Yuki的態度好多了!(但我小時候不會因為寫功課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耶!)

 

4.去年11月的隨手記,我有寫到Yuki在比較制式教學的班級,

看到Yuki對考卷上的造句,一副戰戰兢兢怕犯錯的樣子,我超級受不了的!

欸,這個可不是什麼「學科」,是我們每天在講的「語言」啊!!

除了之前玩了「人事時地物」遊戲跟他們練習之外,

(他們超喜歡,在由布院泡湯時也提議要玩。)

最近我也開始讓Yuki寫圖文日記。

我本來就喜歡知道他們小腦袋裡的想法,也喜歡看Yuki的畫,

但弟弟不像哥哥愛寫網誌,比較容易分心,

好不容易在馬麻的淫威之下,日記開始變成他的例行公事,

不過只顧著盯他們寫日記,我今年自己的日記沒記幾篇啊!

 

2024.01.27

1.學期末,Yuki班上有發禮物,Yuki因為有很多點數,可以優先選。

他挑了一副西洋棋,是想到喜歡西洋棋的哥哥而選的。

(我不會西洋棋,Hiro是自己上網學的)

讓我想到前幾個星期,Hiro鋼琴課可以換禮物,

他也換了一張都是車車的立體貼紙,回來時說:「Yuki應該會喜歡所以選的」。

♥ 三不五時就抱來抱去的兄弟。

 

2.學期末,天氣變冷,要穿一些厚衣服的時候,

Yuki嚷著沒衣服穿,我進房間幫他一件件翻吊著的衣服,

他說:「這些都好單調喔!不像哥哥有『五彩繽紛』的衣服。」

噗,雖然上學都快來不及了,但我還是笑了出來,

真的每個孩子都不同,我沒想到Yuki會有這樣的抱怨,

但這抱怨也的確符合在意色彩、喜歡畫畫的他。

不過哥哥會有鮮豔的衣服,只是剛好幫他新買的衣服比較鮮豔,

而他現在穿的哥哥舊衣之所以”單調”,

是因為那段時間的哥哥穿沉穩色系有點帥氣的關係XD。

也許Yuki這個躁動小屁孩更適合花俏顏色啦,但是同性別的好處不就是承繼衣服嘛

—-BY還是開了衣服網站,看看有沒有「五彩繽紛」上衣可買的馬麻。

♥ 無關配圖,他們對把拔總是很貼心,這是幫把拔搬運枕頭棉被的畫面。

(睡前抱抱也是,跟把拔抱抱,Hiro總是喜孜孜的)

(哼,因為只有睡前才抱的比較珍貴)

 

3.寒假當然不會都是相親相愛的和平時刻,不然我也不會累到難以更新。

不過一如往常的,孩子們的衝突通常都太莫名其妙了,以至於很難記錄下來。

像是他們前幾天就在房間不知道講什麼,Yuki就作勢要踢哥哥一腳,

Hiro抓了他的腳,就把他重摔在房間挑高木地板上,

「碰!」地超大一聲的,氣炸我也!

不然就是這個咆嘯那個哭,沒多久又嘻嘻哈哈玩在一起。

總之就是不絕於耳的馬麻吼加上跳不完的開合跳,

從期末寫到放假,下期如果有力氣更新,就來寫寫寒假中的活動吧!

♥ 那天兩隻在畫畫,Yuki畫著他的車車;Hiro神神祕祕地偷畫,不給弟弟看,

弟弟就有點不高興地繼續畫車,我本來以為Hiro是不想給弟弟學才不給看,

後來Hiro畫好,先給我偷看,哇!原來是要給弟弟的生日卡片,

我趕快叫Yuki大爺息怒:「哥哥畫了東西要給你耶!!」

用一堆愛心拼出的是「最愛Yuki」,有看出弟控的愛嗎?

(本篇瀏覽次數:21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