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日記] 時間旅人(64)&(107)

2021.05.19

這幾個月因為事情很多,覺得日子過好快啊!

才覺得五月剛到,一下子竟然已經是下半月了。

murmur有提到家人發生了狀況,是需要非常憂心的健康問題。

讓我想起去年,雖然全世界疫情很嚴重,但台灣守得不錯,

每天晚上睡前,想到家人是平安的,都有種很幸福的感覺!

(而且那時還是冬天,裹著厚棉被準備入睡了,會微笑起來)

今年除了家人問題,台灣疫情也嚴重起來,是雙重的打擊啊!

(前言是19號寫的,現在已經25號……我接不下去XD~再寫一篇今日的前言吧!)

 

2021.05.25

最近的台灣很紛擾,要說疫情有什麼破口,

我倒是覺得疫情爆發成了一個政治上的破口,

每天都有分化台灣的主題,讓人很煩躁也很不安!

說得犀利一點,台灣有一部分的人,就像巨嬰一樣,

認為世間上的一切都要為自己打理好;事情不是完美的狀態就崩潰,

我不是說不能檢討政府,而是看看其他國家,各種戰爭、天災、種族清洗、貪腐,

只是希望台灣人能更珍惜所有,畢竟一個地震、一場爆炸,

或像現在,一種傳染病,都可能瞬間摧毀我們習以為常的理所當然,

另外還有一個感慨,就是這些各方網軍應該都是財務自由吧?

不然EPH在家工作還是很忙的啊;懶婦煮飯也煮到累癱;

就連要小孩做家事也得從他們網課的空檔找時間,

不曉得哪些人這麼有空閒在網路上唇槍舌戰?

像我們這種一般草民,就乖乖待在家救世,努力維持生活吧!

 

1.停課已經整整一星期,豬蛋的學校在停課(星期二)當天就測試了網課,

(聽說有些學校還想著之後用實體課來補課,所以沒有使用網課)

接著就是很密集地開始上網課,昨天有六堂之多,馬麻都震驚了,

雖然不用安排他的學習,但我也有點擔心他的近視加重呢!

本來他開始上網課,我是讓他們把房間清理得乾乾淨淨,搬melissa桌進去房間上網課。

♥ 弟弟也為了網課出一份力,好可愛!

 

不過自從豬蛋發現可以設定背景後,

就任由(兄弟倆把握下課時間趕快玩遊戲的)玩具亂丟,

還用歡樂大積木做了自己的寶座,真是夠了!

 

2.承上,上網課額外的時間,

除了家事,馬麻還會想叫他去彈鋼琴、錄一句英文、寫寫網誌,

但是除了鋼琴把拔會盯住以外,其他的事情常常會被他逃掉,

總覺得豬蛋變得很厲害,知道怎樣摸魚不用做馬麻要求的事情Orz。

(可能是知道什麼時候爸媽忙到沒時間理他們,兄弟倆就會把握時間一直玩一直玩)

更強的是,他還能避開我要求的事情,

塞進看閒書和玩電腦(Minecraft或Pagamo或Scratch)

(例如在我下午需要小睡一下回神時,看閒書;

睡前問我能不能玩個10分鐘電腦,那時我們的確也不會叫他們做什麼正事了

閒書部分因為我這陣子沒買什麼他的新書,

他就一直看我的新書,像原子習慣、灰階思考…這些我自己沒看完或還沒看的書,

一邊說「很好看」,一邊跟我報告他看到的頁數,

企圖造成馬麻的壓力(有時候我閒下來只看漫畫)

不過這是有用的激勵啦……唐鳳的書我也是因為他先看完我才速速嗑掉!

♥ 下課時間的槍戰。

 

3.再承上,哥哥網課時間緊湊,連弟弟都知道。

這天上午就聽到咩蛋在門口急著喊:「葛格,快一點來玩,要沒時間了!」

「Carpe diem」從孩子身上也能領悟到!

待在家裡,馬麻當然要幫他們安排一下體育課。

所以最近傍晚,我們都會一起做運動。

以前都是我一星期中,找幾天有空檔的時間,督促自己運動一下,

現在不用接送,又少了孩子們在外面玩的機會,

要安排一個固定時間運動,倒是變得比較容易。

如果拖到比較晚才運動,把拔也能一起加入。

但是空間不能說很寬裕,雖然能排下四個地墊,但他們沒錯開的話,

還是會互相弄到,尤其兄弟倆又會照自己的意思做動作,

所以幾乎每天都上演誰打到誰誰踢到誰的戲碼。

這天又不知道誰踢到誰後,我叫他們別吵繼續做XD,

就聽到咩蛋不高興地罵:「哼!屁熊!」

(因為他們做運動都會帶著心愛的大黑熊跟小海豹)

馬麻在一旁聽了當然笑出來,還不是攻擊本人,是攻擊哥哥的愛熊。

豬蛋也不甘示弱地回擊,但聽到我笑了就笑場:「屁股海豹!」

現在他們罵人的話都還很可愛,但也開始會表達不滿了,

像是咩蛋如果對我生氣,還會說:「笨馬麻!」

這點倒是跟哥哥很不一樣,哥哥對馬麻的怒氣都很壓抑呢!(但好像會偷偷說笨把拔)

雖然這種等級,對我來說沒什麼殺傷力,但是對同儕說,可能就不太好,

只是馬麻自己震怒時好像也會口出惡言,

比如說批判時事的時候,說某些人是垃圾、蠢蛋之類的,

身為家長會反省自己這麼說是不是不大好,但…憤怒需要出口…

最近因為疫情,看著醫療崩潰、相互指責,自己也產生了不少負面情緒,

在youtube上看了#好家在我在家 系列,發現黃瑽寧醫師拍了疫情陪伴影片,

其中一個影片的結語是:

「汙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

…..我會努力的Orz……

♥ 嗯,為什麼動作跟電視上不一樣?

 

4.剛剛(5/28)熱騰騰發生了跟上一則有關的對話,我洗完澡出來擦乳液,

豬蛋走進房間跟我說:「大黑熊情緒起伏好大喔!」

馬麻:「怎樣?」

豬蛋:「剛剛咩蛋叫他屁熊,他很傷心,在那邊哭哭!」

「但後來他吃了一顆蜘蛛丸以後,就很開心了!」

馬麻:「那就是貪吃啊….愛吃熊!」

豬蛋:「不只,還加上我的擁抱!」

 

5.說到擁抱,這天吃完早餐,EPH還待在桌邊看手機。

咩蛋突然湊過來,說:「把拔,你把手機放下來一下~」

把拔問:「你要做什麼??」

咩蛋:「我想要抱抱。」

把拔(準備放下手機):「為什麼要抱抱啊?」

咩蛋:「我想要抱一下嘛!」

也許是在養孩子之前,有過養寵物的經驗,

享受過那種透過擁抱接收的多巴胺(以前皮皮還都撐著兩隻後腳站著跟我擁抱,真可愛!)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不吝惜給予孩子擁抱,

應該說,我預期孩子們在某個賞味期限過後,就不會給我擁抱了,所以在那之前,要把握機會啊!

♥ 兄弟倆除了抱著自己心愛的玩偶,也常沒事就抱在一起。

 

6.豬蛋大了以後,和把拔的親子衝突增加了不少。

豬蛋是和把拔相似的理科男性格,

有時缺乏一些設身處地去著想和對專注事情以外的關心,

EPH因為在我的磨練之下(自己說XD)已經改善很多,

但有時對豬蛋的耐受度就很低,

相較對咩蛋的要求,我總覺得把拔對哥哥是有點嚴厲的。

近年我和EPH比較常因為對豬蛋的教養問題起口角呢Orz!

豬蛋從小對我就非常寬容,就算是我兇得跟魔鬼一樣的時候,

他也從來都不會說討厭我之類的話(咩蛋就常說XD)

而現在可能因為感受到我對他是比較不苛求的,

所以進化到一個「馬麻連屁都是香的」的程度XD!

一個家庭偶而分幾個陣線是難免,

但我是極度不願意孩子們真的有誰跟誰同一國的想法,

畢竟小時候,我媽媽會把我分到跟爸爸同一國,

即使我明白爸媽都愛我,但多少還是有點受傷的!

所以在把拔跟豬蛋衝突之後,我總是會花很多時間去勸EPH。

前言太長了,我想說的是,這樣的豬蛋有一天,突然跟我說:

「馬麻~把拔有一次摸我的頭!」

馬麻:「把拔摸你的頭?」

豬蛋:「就是在我們決定不轉學去念資優班的時候,他摸了我的頭!」

因為路程的考量,最後我沒讓他轉學,對願意嘗試的豬蛋,把拔那時可能是想安慰他吧!

很特別的是,我根本不知道這一段,應該就連EPH也不會記得,

那一個安慰的小舉動,會這樣深刻地留在豬蛋的心裡面。

一方面我也有點心疼,比起咩蛋總是大剌剌地跟把拔討愛,

豬蛋對把拔是比較退縮的,而且也常不會拿捏跟把拔的相處,

(像最近在把拔和咩蛋對練的時候,從後面用力踢把拔,惹得把拔大怒Orz)

才會一個憐愛的摸摸頭,也記在心裡很久。

♥ 這篇隨手記抱抱的照片也太多了,但自肅在家就是盡情抱啦!

總之,我還是會繼續當父子間溝通的橋樑,

像摸頭這件事,我有轉達給EPH知道,

我覺得這對個性相似的父子,如果不在賞味期間更加親密的話,

到了豬蛋叛逆期,總覺得會很麻煩啊!

馬麻的超前部署是不是來逼他每天都要摸頭殺咧XD?

 

7.把五月寫在筆記上的小對話記錄一下,來總結五月的隨手記。

a. 四五月的豬咩蛋,經常聽他們對彼此用一種情緒勒索式的對話,

像是:「葛格你不跟我玩了?你不喜歡我了嗎?」

就會聽到葛格回他:「我喜歡你啊!」

還好他們對我不會這樣情緒勒索,通常都直接甜言蜜語,

尤其是咩蛋,現在嘴巴也好甜,我強調很多次爸媽都是木訥嘴笨的人,

所以他唯一能仿效的對象就是雙子座的哥哥了,最近咩蛋的甜言蜜語像是:

「媽媽我很想你,你想我嗎?我們都很想對方!」

「媽媽我想妳,喜歡媽媽!」

「喜歡馬麻~馬麻~我有時都會睡覺的時候想著你啊!」

這還是五月我們都待在家的時候,六月我跟他們預告說,

之後可能必須離開家去照顧阿嬤,他們更是時不時就在「預先想念」,

其實我聽著甜言蜜語,想著他們終有一天愛戀的對象會變成伴侶,

我也是享受著這段保鮮期,預先想念。

 

b.本來就愛用電腦的豬蛋,對線上課程算是適應良好,

後來為了對他眼睛友善一點,現在是用了我桌機時代的螢幕來輔助,

舊液晶螢幕的再利用,可以參考EPH這篇:

[Mac] 舊液晶螢幕再利用,作為 Mac 的延伸桌面

筆電連接大螢幕之後,豬蛋玩得更是開心,連延伸桌面都使用自如,

雖然有大人辦公的架勢,但其實是要自備同學陪上課的小寶貝。

♥ 大黑熊是同班同學。

不但如此,還說了:「只要把鏡頭關掉,就可以偷親大黑熊了!」

偷偷說,馬麻最在意的是,每次怒吼時,鏡頭跟麥克風到底有沒有關好?

(不要問我為什麼都忍不住怒吼Orz)

 

c.這句對話的來源我其實有點忘記場景了,

只記得是我和EPH不知道輪番在唸豬蛋什麼事情,

咩蛋就也湊過去加碼:「難道你的耳朵是沒了?

欸~我們沒罵到這麼狠吧?

 

d.大小孩利用弟弟妹妹是難免的事情,

前陣子豬蛋常會利用「布置特式房間」來拐咩蛋整理房間,

這天我叫他們把房間收拾一下,就看到豬蛋跟在咩蛋後頭,一副諂媚的樣子:

「我好想要特式房間喔(裝大黑熊的聲音)~咩咕(撒嬌)~」

(「咩咕」是咩蛋的可愛版暱稱)

咩蛋就一副老大哥的模樣說:「哼~為什麼每天都要特式房間!真拿你沒辦法!」

眼看哥哥就要得逞了,雖然可愛,馬麻還是馬上介入:

「欸~不准丟給弟弟,你們要一起整理喔!」

 

e.之前說到居家上班上課後,我們固定會在EPH下班的時間一起做點室內運動。

(本來是我們自己做啦,後來拖著EPH一起做,讓家裡的作息又變晚了)

孩子們通常都照自己的意思隨意做;EPH則是做某些動作時,常常一邊哀號。

(尤其是肚子類的動作吧XD)

這天EPH又在運動時哀哀叫,咩蛋一邊運動,一邊用無可奈何的語氣說:

「為什麼把拔做運動會很痠啊?」

隨即自問自答:「啊馬麻我知道……因為把拔老了!!

♥ 怎麼跟你們青春的肉體比?(哥哥的線上體育課,他也來湊一腳!)

(本篇瀏覽次數:40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