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日記] 時間旅人(82)&(125)

2022.11.20

好幾個月沒有寫隨手記了,但孩子的轉變很快,還是努力來記著這些當下吧!

就從今天寫起,想到什麼寫什麼吧!

 

1.兩小如今都上了小學,勞心的部分開始大過勞力,每天說不出做了什麼,只覺得精疲力盡。

之前跟老姊和表妹聚會時,提到養育男孩的狀況,在台灣講求兩性平等的氛圍下,

講到男孩跟女孩的不同,常會被說這跟性別無關。

但我真心覺得無視性別差異,才是種不平等吧!

不過我講的倒不是這麼嚴肅的事情,我只是想說,身為女性,男孩搞的事情,經常都覺得很荒誕。

沒當父母前,會想著溫柔而堅定地處理問題,

但真正養育孩子,從處理問題的態度、處理問題時發現的其他問題、處理問題的當下又製造的問題,

每一部分都考驗著爸媽的理智線,孩子的事情一管下去,就是一連串爆氣。

不用特地去回想,每一天都有奇怪的事情,

舉例來說,早上我看到兄弟共用的書桌很亂,叫他們進來整理。

整理時,就看到我買的日本筆芯盒都空了,是Hiro折斷來玩,

而同學送給他的雜牌筆芯,倒是好好的,沒事的躺在弟弟的鉛筆盒裡。

Hiro人緣不錯,同學常常送他東西,寵弟魔人就會送給弟弟,

以至於弟弟帶了兩個鉛筆盒去學校,雖然馬麻覺得很荒謬,但沒有管兩個鉛筆盒的事情。

但對於男孩總是破壞好東西,拿垃圾當寶貝這件事,還是很不爽!

當我叫Yuki把塞在鉛筆盒裡的數學附件拿去丟,你很難想像這樣單純的事情,還能出什麼紕漏,

直到我吃飯時,在沙發看到附件,奇怪沙發根本不是剛剛丟垃圾的路線,

為什麼這個髒東西會出現在沙發?把Yuki叫來問,

他才唯唯諾諾地說因為剛剛是塞到褲子口袋才拿去丟,你把垃圾塞到褲子,那褲子不就又髒了嗎!!

男孩每天就是輪番、高頻地做著這些事,我其實已經變得比較冷靜了,

會漠然地叫他們把褲子拿去洗、把沙發擦乾淨。

對於Hiro總是把課本弄得破破爛爛,我也是在看到的時候,淡然地叫他一處一處黏好。

三個兒子的醫生媽媽D,她甚至可以讓兒子撕下課本封面,做倒水的實驗,再把封面黏回去,

相較之下,我的功力遠遠不及,D對男孩的耐心跟愛,常會提醒我要放鬆管教,

就像家中那個長大的男孩(=老公),偶而還是會覺得像異星球的人,更別說小野獸們了!

 

2.那天,Yuki來到身邊,說:

「馬麻,昨天晚上我睡覺時,想到一件難過的事情,就哭了!」

聽的當下我心一驚,說到難過的事情,怕是講阿母的事,我總是要先防衛一下自己的心。

馬麻:「什麼難過的事情啊?」

Yuki:「我睡覺時想說,你是不是只喜歡哥哥,就難過的哭了。」

(馬麻心裡的OS)呃,你說的是,明明睡前是爸爸惹你不高興,但你遷怒我,還憤憤地跟我說:「今天不用抱抱!」的昨天晚上?

Yuki會這樣說,我還蠻意外的。因為平常他對把拔比對我好;

在我罵他們的時候,會很直接地說討厭馬麻;談愛的時候,馬麻更比不上哥哥。

沒想到他會在意類似偏心的問題。

我想只要有手足,大概永遠都有父母偏心的感覺。

但以父母來說,不同的事情上,真的會有不同的偏心:

平常處事,反應快的Hiro可以迅速處理;在需要同理的情境,情緒化的Yuki有他的體貼;

但他們各自也都有很難搞的地方。

總之,對於這個莫名控訴,只好抱緊處理,

正好高年級生也有點在減少抱抱的傾向(但他抱抱時,都會說「好舒服」)

就多多享受小隻那一伸手就會自動到位的抱抱吧!

坦白說,我不能公平,但可以很愛你。

 

3.隨著孩子們都進入小學,我家就有兩個「沒上幼稚園就上小學」的案例了。

(現在是不是大家都講幼兒園了啊?我穿插著用吧?)

如果有像我過去那樣,很擔心沒上幼兒園會不會對孩子上小學有什麼影響的人,

我感覺是沒有什麼影響啦!

比起上不上幼稚園,也許小一的老師有沒有太兇,對孩子上學意願的影響還比較大吧?

Yuki上學,會發現不少跟哥哥不同的地方。

比起來,Hiro當年還是比較靈巧,對班上發生的事情都很清楚,一下就記住全班的名字&老師的要求,也很敢自己到處探索。

但弟弟也有表現不錯的地方,像哥哥當年一袋要放在置物櫃的東西,傻傻地帶去又帶回來,Yuki倒是對自己的物品,處理得蠻清楚的。

不過探索這部份,就跟哥哥差很多,他開學有好幾週,都待在教室裡不踏出去,

說是老師叫他們不能出去(但聽他說明明教室就沒有其他人)

而且也有好幾天,問他有沒有跟同學說話,他都說沒有。

讓我們頗擔心他小小年紀就跟爸媽一樣邊緣人性格嗎?

因為不太踏出教室,不認得路,早自習的社團課,還要哥哥去帶他回教室。

有一次哥哥忘記了,Yuki說他就在走廊哭了起來,後來好像是二年級的路人姐姐解救他~囧rz。

不過在期中考結束後的現在,這些事情都有改善。

像是可以自己往來社團跟班級教室,也有交到朋友。

接他放學時,看他四處張望著認識的同學打招呼,或是特地跑去跟當導護的老師說再見,都是超級可愛的畫面。

有天幫他洗澡時,他還說:「馬麻,我今天又有新朋友喔!」

原來有個女生跟Yuki借了魔擦筆(哥哥送給Yuki的),寫了一個題目給Yuki,

他們寫完後,女生就跟Yuki說:「你可以跟我當朋友嗎?」

Yuki答應了,放學還正好跟她手牽手出校門(老師好像有規定牽手,但不知道怎麼安排每天跟誰牽)

跟一下就和同學打成一片的哥哥不同,Yuki用自己的步調慢慢交友,觀察起來也是很有趣。

 

兄弟倆在學校的相處也很甜。

早在七月的時候,哥哥就做了這個「幸福之包」,說要讓弟弟在學校害怕時,可以拿出來看。

弟弟也就一直把這本小書放在書包裡,聽他說還真的會拿出來看。

剛開學時,我跟Hiro說偶而可以去找一下弟弟。

他的教室跟弟弟的教室離得很遠,他卻幾乎每天都去找弟弟。

回家還會說:「今天我有去找弟弟,看他小小的在那邊好可愛!」

有時候不一定能見面,Hiro也會報告說他看到弟弟在幹嘛,頗有跟蹤狂的態勢。

馬麻很感動兄弟倆在學校也都會抱抱,寵弟魔人不是浪得虛名。

Hiro通常都是帶著同學去找弟弟,這幾天才在跟我炫耀說,他的朋友都說弟弟好可愛。

其實不耍酷還對弟弟這麼好的高年級哥哥,也是超可愛的!

 

4.可愛的說完,回到男孩天地。之前和表妹聚餐時,順道去了一個寶可夢活動,

大安森林公園裡,設置了可以旋轉的補給站。

讓兄弟倆去旋轉跟拍照,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呢?

沒錯,就是弟弟被哥哥大力旋轉裝置擊倒在地。

♥ JJ姨的手機正好錄下犯案現場。

雖然這真的是兄弟日常,但就是會很火大。

順便說到最近,被他們打破了一個COSTCO頗好用的佐見燒盤子。

事情是這樣的,弟弟本來桌上拿紅豆湯喝,但桌上很亂,我叫他把桌上乾淨的便當盒收起來,

結果哥哥就要去拿掛在高處的便當盒防漏條,拿防漏條要站在椅子上,

但他把椅子放在一個沒鋪好的地墊上,結果椅子倒了,他跌下來,

我那時才交代完他們收拾,走進廚房,碰一聲,下一秒的畫面就是:

Hiro倒在地上,旁邊是椅子,桌上的紅豆湯灑了,一個盤子破在地上。

過了幾天,在車上討論事情時,我就用這個例子解釋了「乳酪效應」,

順便埋怨其中一個乳酪洞:臭EPH為什麼要拿我愛用的盤子來蓋紅豆湯啦熊泣!!!

 

 

 

(本篇瀏覽次數:1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