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日記] 時間旅人(100)&(143)(待續)

2024.05.30

欸,明天竟然就是五月最後一天了!

我網誌都荒廢好幾個月了,更別說育兒隨手記,不管老姊怎麼催,就是沒生出來。

最近憂國憂民一直滑手機,我眼睛又開始使用過度了(好痠啊!)

不過還是努力拋開想躺在床上看漫畫的慾望,來寫點網誌吧!

 

1.雖然我沒寫隨手記,但這陣子覺得孩子們過得蠻充實的。

這學期Yuki多參加了一個運動社團以外,

週末我也幫他們找到一個一直很想參加的球類運動課,

雖然跟另一個運動課有點衝到時間(還在想該怎麼喬)

但他們都對這球類課興致勃勃很想繼續上。

「看他們帶著笑容、盡情放電,就感到十分充實和滿足」,應該是男孩媽都很有共鳴的事吧?

(女孩我是以自己為樣本啦!以前只要有書跟畫筆,我就能很安份了。)

在旁邊看兩兄弟上課,覺得Yuki還算蠻有運動天份的,一些球類運動都會得到教練的肯定;

而Hiro則是覺得他進步很多吧!

從小小孩的時候踢足球、武術課…等運動,可以看出他身體協調&模仿動作都不是很靈巧,

到現在,他在學校,竟然可以算是體育表現得不錯的孩子,

我一方面覺得是……其他同學也太少運動了吧!

一方面也是很感動,那個當初在地上拖著一隻腳爬行的小嬰兒,現在可以覺得自己很擅長運動。

(古早隨手記也許翻得到,他當初都用奇怪的姿勢拖著腳爬行,看起來很沒力很可憐XD)

客觀來說,我認為Hiro是不自覺地長期練習,獲得了進步吧!!

馬麻以前在運動方面是連候補都沒資格的孩子,所以覺得他們真的很棒啊!

♥ 球類運動。(才不是!)這個是去每天吃爽爽的友人V的辦公室參觀&玩耍照。

 

2.承上,馬麻只是多幫他們報了個運動課,就覺得自己多盡責一樣,

的確!我覺得現在對自己「當母親的標準」似乎越來越寬鬆了XD!

像以前教養出了問題,我就會花不少時間在網誌上反省。

這次母親節前,他們倆因為幾件小事,把我惹得很生氣,

後來跟老姊逛逛快閃店和吃了一頓後也就氣消了。

主要是孩子們也長大了,責任有分擔給他們自己的感覺。

今年母親節,兩兄弟的卡片製作得特別精美,

當然,那要歸功於學校總是對母親節特別重視。

不過今年,在文字內容上,還蠻有誠意的(有時很敷衍的XD),就分享上來:

♥ 碗是沒有把拔洗得多啦!

♥ 馬麻讓他們很輕鬆,可是有親口認證的啊!!!(字比較多我用Line文字辨識出來比較易讀)

 

3.不知道為何,在寫這篇時,一直有種「類似的事可能以前寫過了」的感覺。

啊不管啦~同樣的狀況有不同事件,請多包涵不是初老而是已經老了的懶婦吧!

有個養小孩如果擅長會很好的技能,就是縫紉。

偏偏我不是很會,但他們又老是破壞東西需要我修。

(Yuki的話,有時是必須把上衣、褲子縫短,太矮了)

Hiro這天拿著已經不知道被馬麻縫縫補補幾次的大黑熊,

說大黑熊頭上的豆苗搖搖欲墜,馬麻回:

「現在這個意像不太好,乾脆趁機弄掉好了。」

Hiro:「不要!大黑熊才是原創的!」

於是馬麻就在半夜用鑷子把棉花塞進小莖,

把葉子補得硬挺,再艱難地縫合回去,大黑熊差強人意的縫補又多了一處。

縫好以後,我拿到他們房間去,兩兄弟早就睡著了,

Hiro抱著黑熊弟(現在也是蠻有地位,除了大黑熊洗澡時會改抱黑熊弟,平常也是兩隻一起陪睡,因為黑熊弟鼻子是好的,有時會肩負讓Hiro摩擦鼻子的任務)

馬麻拿著大黑熊,戳戳Hiro說:「小主人小主人,我回來了!!」

Hiro沒有起床氣,睡眼惺忪地看到是大黑熊,就馬上放下黑熊弟,改抱了大黑熊過去,

還拉拉我的手說:「馬麻謝謝。」

而且隔天他完全不記得這件事,半睡半醒的感謝,感覺更是真心,

雖然又耗了我晚上的休閒時間,但笨手做工獲得感謝,還是很窩心。

♥ 非當天照,但他每天就是這樣抱著大黑熊。

 

4.講到這個睡著的小精靈,就來說一下上個月的馬麻任務吧!

(就知道馬麻每天的時間都耗到哪去了)

某天晚上,兩隻玩Pagamo,明明時間到了該睡覺了,

但他們還一直很激動地窸窸窣窣交談,把拔催了也還沒去睡,

我問他們在幹嘛,他們就跑來告狀,說有人正在攻打Yuki的一個很高級的地形。

問我能不能幫他們打回來?本來如果同為小學生間的戰鬥,我是不可能介入的,

但這個帳號挺可疑的,就是到處打人家的高級地形,然後賣掉,所以土地一片空白,但很多虛擬幣。

我接下任務,準備一邊攻打一邊觀察,但對方也很陰險,一直花錢回血,讓我無法收復。

一邊打一邊看時間,都已經凌晨一兩點了,不可能是小學生,擺明了就是大人在欺負小孩搶地形,

我也開始砸大錢用炸彈狂炸這個地形,還一直買回復藥水,更別說我還做了一大堆英文題目。

(對我來說,英文單字題才能很快答題攻地)

我一直打他也一直補,有時覺得有空檔拼命攻,又被他補回去;

有時我也停火,想等等看這個人到底會不會去睡覺。

結果應該根本就是兩個不睡覺的大人在火拼,我狂買炸彈殺紅眼,他也一直一直補血,

最後好像有某個攻多久的機制讓他還是搶走了某個地形,但血量突然減半了,

讓我可以狂炸搶回幾個周邊領土和兩個也小有價值的地形。

認真說,因為我決心要制裁這個壞蛋,搶回的那一刻,我心臟狂跳,手也顫抖了起來。

(為了孩子的遊戲激動成這樣,傻瓜嗎?)

忘記是快搶回來還是已經搶回來的時候,我起身去走廊,才看到兩兄弟留了張紙給我:

♥ 還預設我打下的時候你們已經呼呼大睡了嗎??

隔天,我有點心虛地說,我好像沒收回那個高級地形。

但兩兄弟倒是很開心,覺得我幫他們守衛了領土(其實我還把對方打來侵略的地也打掉了)

這件事我應該搞了有三小時以上,這麼有義氣的媽媽要去哪裡找啊!!!!

(待續)

(本篇瀏覽次數:15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