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22 活在當下murmur-5月

2022.05.08

母親節

凌晨做了個惹別人生氣的惡夢,母親節當天就睡晚了,

(前一天跟一直以來都很冷淡會擺臉色的親戚碰了面的關係吧!)

被豬蛋叫醒,他說:「馬麻~9:50囉~快十點了!」

言語間有一種「我們讓你們睡到快十點都沒吵你們很乖吧」的邀功感,

不只如此,兩兄弟還把我前一晚洗好放在地墊上的濕衣服晾好了,

豬蛋甚至還叫弟弟去寫字,企圖展現慶祝母親節的誠意,

雖然只有學校作業版本的母親節卡片,

但是兩兄弟的貼心可愛(大部分時間啦)就是很美好的禮物了!

下午,拿了預定的蛋糕、買了外食,大包小包地提上娘家,跟阿母一起慶祝母親節。

♥ 今年買了馬可先生的母親節蛋糕,一直都很喜歡馬可用馬士卡彭起司代替鮮奶油,不膩好吃!

阿母生病之後,有時我會拿一些自己煮的東西(冷凍保存)過去給她,

(份量要恰到好處,不然阿母會不想吃,東西會浪費掉)

(現在宅配都不上樓了,所以整箱的營養飲品和雞精通常也先寄到我家再搬過去)

某天把小心翼翼包裝好的東西放到乾淨的帆布袋裡,交給咩蛋拿,

在「這是要拿去給阿嬤的啊~」的對話中,突然想起「啊這不就小紅帽?」

從小到大,反覆不知道聽了幾遍的這個童話,

我第一次對這個…可能繪本裡只會出現一隻交付提籃的手…的角色產生共感,

原來小紅帽的媽媽也是養小顧老的三明治族,300多年來,人們還是一樣的牽掛。

♥ 提著雞精獨當一面的小冬瓜。

題外話,去維基百科看小紅帽的起源,雖然各種版本很驚悚,

但比起污名狼這種生物,我反而喜歡夏爾·佩羅告誡少女的本意。

話題跳回母親節,我沒有特別愛節日或紀念日,

大概是新聞總是愛在事件時拿這些來下標,有種立Flag的感覺,

而且如果真的歷經過想念,會知道那種綿長,才不是什麼節日就突然憶起的感覺。

今年,戰戰兢兢地過到母親節,珍惜著能一起歡慶的日子,

大概是疫情的關係,今年母親節,也沒特別在意母親節優惠之類的,

反而剛好因為是博客來特價日,買了兒福聯盟的商品,

雖是無心插柳,卻覺得是一個契機,

母親節,不只是還有母親的、成為母親的母親節。

那些沒有母親的、想成為母親卻無法成為的、有母親卻好像沒有母親的,

我希望自己是,可以設想到這些層面的人。


2022.05.01

迴力鏢

剛好在前幾天的晚上,我才想著,

掌控世界的大人們,盡作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像發動戰爭濫殺平民、破壞環境虐待動物、製造病毒擾亂世界,

這樣子的成人,到底憑什麼要求小孩要乖順,

憑什麼假裝這個世界有正義、真理的樣子,

如果大人是這麼噁心,到底為什麼要對孩子這麼嚴厲?

我明明是這麼想的,也才在上一篇murmur寫了,

應該要容許孩子的一點點忤逆,

結果昨天晚上卻對豬蛋大發脾氣,

明明知道不應該在睡前孩子有點累的時候處理問題,

最後果然被孩子的反應搞到理智斷線,還動了手!

雖然睡前算是有跟孩子和好了,自己卻在一個令人沮喪的夢境中醒來。

夢裡豬蛋變得像他堂哥一樣高,不知道為了什麼事,完全不聽爸媽的意見,

就算很生氣地叫他來我們身邊,他仍是一個跟我們對峙的狀態,

夢中場景是大半夜,我們還把咩蛋自己一個人留在家裡,

所以是跟老大衝突著、還得擔心老么的狀態,真是累人的夢!

因為夢中豬蛋鐵了心不理爸媽,夢裡的我失去理智(現實中也常這樣QQ)

把日式房間(不知道為什麼是日式)的拉門給踢壞,還把紙門戳了好幾個洞,

把拆下的木門折斷之類的,最後好像是豬蛋哭著闖了禍,

把天花板破壞了,被婆婆打了一下。(現實中婆婆應該是會原諒他的)

最後我跑去抓著豬蛋的手,安撫他,結束了這個夢境。

要我分析這個夢的話,

我覺得不管是擔憂著的、生氣著的、想發洩破壞的、想動手打人的、想安撫和好的,

大概都是我。

以前聽一個老師說,早期覺得佛洛依德很空泛,但心理學學久了,又覺得佛洛依德很神,

總之被自己的夢剖析了一番,醒來心情相當低落,

當爸媽的,若是說過什麼冠冕堂皇的話,迴力鏢飛來時,臉乖乖湊上去被打就是了!

♥ 躲在角落的大黑熊。(孩子們放好叫我去看的)

(本篇瀏覽次數:2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