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20 眼中的光芒 murmur-3月

2020.03.31

疫亂

這一個月,國際因為肺炎疫情大混亂,

歐美輕忽的狀況,超過我的想像@@。

一直以來,我都因為潔癖飽受抨擊,

媽媽當然是會直接罵太誇張;婆婆則是常不認同地說「你太小心」「太緊張」,

聽了多年,我也習慣了,只是常常在心裡嘀咕:

「為什麼是我太潔癖,不是別人太髒?」

這個世界大多的「正確」,是由多數人決定,

所以不管是性向也好,喜歡乾淨的程度也好,非我族類就可以批判跟壓迫,

雖然我把這兩者擺在一起,不過真要說的話,

我承認潔癖比性向對別人造成的困擾大多了XDD!

這幾天在FB、LINE上都有看到這則貼圖:

除了手套以外,我平常就是這麼做的(有些甚至更嚴)

我要說的倒不是「看吧看吧~我才是對的!」

而是當自己的期望(「別人可以乾淨一點」)被實現時,

並不見得是你喜歡的樣貌,我覺得自己常常這樣在學習,

學習不要想什麼都由我掌權、不要覺得用自己的標準才會順利。

我想大家都已經開始懷念,髒一點不會死的那個世界。

 

以愛為名

這個三月,以和家人吵架起頭,也以和家人吵架結尾。

很好笑的是,和娘家吵架,經常是以關心起頭的理由。

像月初,是因為家人外宿無法取得聯繫導致吵架;

月底則是因為我媽不願意去做健康檢查,還找到了武漢肺炎當理由Orz。

不曉得外人看到媽媽因為女兒們勸說他去做健檢而大發雷霆是什麼感覺?

我自己是覺得蠻荒謬的。

特別受不了的一點是,娘家家人有生氣就隨便掛人電話的習慣,

(感覺就是一種線上摔門的行為吧)

我是覺得很沒禮貌,不過也被磨得有點習慣了。

週間,我不想繼續惹我媽,就讓豬咩蛋跟她聯絡,只趁機講個幾句話。

過了幾天的週末,我們在外頭買了一盒麻糬,順便留了兩顆給家人,

因為我媽胃不好,要節制甜食,所以我想兩顆應該蠻ok的,

結果隔天,我問我媽吃了沒,她說她吃了一顆,另一顆要留給老姐,

然後沒好氣地說:「你買太多了啦!」

我剛聽還沒反應過來,後來才發現她在說反話=_=。

我直接回:「我是覺得你不能吃太多甜食才買兩顆的,幹嘛這樣也要諷刺?」

我那天是看到志村健的消息,想關心我媽才打過去的,所以也沒生媽媽的氣,

只是覺得像我媽這樣,既無法道歉、也無法道謝的性格很麻煩,

我從小到大一直都覺得媽媽傲嬌的性格很不利人際相處,

(不過對外人比較不會,所以人緣還不錯)

在和孩子的相處上,特別特別避免這一點,

所以聽著豬咩蛋他們很直率地說感謝、從不吝惜表達他們的愛意,

總是感到很救贖。

♥ 咩蛋:「我要給你很多很多愛!」

不甘示弱的豬蛋:「我要給你1000個愛,一億個愛,無限∞個愛。」


2020.03.12

本來三月的murmur,我是想分享因為現代資訊來源很多,

而感到是一個既黑暗又美好的時代,還有進逼40歲的一點小感想。

不過週末時,因原生家庭的問題,遇到一些衝突。

雖然是重複發生的事件,但令我震驚的是得到了「你只想到你自己」的評價。

這經典的鄉民梗,就這樣生動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情緒低落了幾天,當然也有一些反省,

不過我認為得到一個比近期的股市還快落底的評價,

除了代表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也是一個自由的概念。

我想是我始終沒拿捏好人我分際,也因為是親人,

不像對其它的事情那樣,接受無法解決的結果。

如果我可以接受鄰居抽煙時,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關窗開清淨機,

那我也應該要有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法來對應原生家庭的事件。

(圖片來源:新一代長輩line圖片設計展

在沒心情寫網誌的期間,我做了點Scratch的練習。

最近EPH寫了好幾個Scratch的遊戲,讓豬蛋對他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

我只好也追一下他們的車尾燈。

另外,我覺得在這種鬱悶的時候,也是斷捨離的好時機,

看了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的影片版,想再次簡化家裡的物品。

寒假前也買了小雨麻的極簡育兒提案,這類書籍我已經看很多,

家裡也是一直有在實行斷捨離的,

那時是想知道在育兒的心理上,可以如何更輕省才買這本書的。

總之,因為鼠年不是一個很順利的開始,大地震過了十年開始又有擔心,

趁勢來心狠手辣地處理掉一些事情雜物也是挺適合的!

(本篇瀏覽次數:50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