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9 實際行動 murmur-5月

2019.05.26

現在時間是週日晚上九點半,家裏除了我其他人全都躺平了。

這時媽媽通常會高喊:「喔耶!自由時間!」

但以我現在無法安靜一分鐘的乾咳頻率來說,

我也只想加入躺平的行列啊!

EPH不敵三人病毒肆虐,白天一起出門曬太陽散步後,

回家開始不支倒床,晚上一量,燒到39度Orz。

雖然我症狀不舒服,但是目前唯一沒發燒的。

而白天精神奕奕的咩蛋,晚上又燒了起來,

發燒的孩子總是很難放心,一會兒去偷量體溫

一會兒看看有沒有喘、心跳有沒有太快。

睡得熟時,怕是昏睡,在旁邊輕聲問:「咩蛋,你有沒有不舒服?」

半夢半醒的咩蛋還會用可憐的聲音回我:「有不舒服~」

午夜咳醒,餵水多次沒法緩解,問他想不想泡澡,他回答想,

泡了精油澡(拿奶粉湯匙玩了一下泡泡)以後有比較好睡。

不過睡了一個屁股翹高高的奇怪姿勢,

可能是他覺得能舒緩咳嗽的姿勢吧?

豬蛋感冒常會因為鼻塞邊睡邊哭,

去查房常常會看他頭枕在大黑熊身上舒緩,

老姐買大黑熊時,一定沒想過它會是豬蛋這麼重要的陪伴啊

孩子們生病很可憐,不過他們白天可不是這麼回事。

生病的他們特別任性,這幾天兄弟老是為了小事吵架,

咩蛋也很”灰”,記得有天接豬蛋放學回來後幫他洗完澡,

都已經洗好穿好衣服了,他才為了剛才的洗臉鬧脾氣,

哭鬧著:「我不要洗臉」持續了半個鐘頭,

馬麻是有進步的,像這樣無理取鬧我以前就開扁了,

忍著不發火到了極限,最後我還是怒道:

「你在鬧什麼呢?洗澡一定要洗臉的啊,

而且都已經洗完臉了,那你要怎麼樣?弄髒是不是?」

……咩蛋給我點點頭。

豬蛋在一旁風涼地吃著早餐剩的麵包,我隨手捏了一點麵包屑,

往咩蛋臉上抹:「好!弄髒!弄髒!這樣可以了嗎?」

……還真的就可以了。

這類因為咩蛋的執念而有的奇怪解決問題方式,

在家裏經常上演,有機會會再分享的Orz。

 

話題回到週日晚上,在EPH高燒畏寒躺平前,

豬咩蛋又鬧了一局,平常EPH在,我會好商量一點,

但EPH強撐著不舒服的身體還幫忙他們刷牙,

我就硬起來,厲聲地唸這隻、指揮那隻,

叫他們處理好衝突、把周遭收拾好,準備刷牙上床睡覺,

咩蛋在我扳起臉叫他收拾東西後,讓把拔幫他刷了牙,

刷完牙,EPH照平常的慣例說:「去跟馬麻抱抱要睡覺了!」

咩蛋竟然說:「可是馬麻在生氣…」

我聽了又好氣又好笑,說:「生氣還是會跟你抱抱啦!」

他就噗噗噗地跑過來,笑嘻嘻地爬上我的腳,

我先問他說為什麼馬麻生氣,之後說完例行的晚安對話,

咩蛋笑逐顏開地說:「喜歡馬麻~」

說起來咩蛋也是有長進啦,

在他還不能像現在那麼流利地對話時,他記恨都會比較久,

對我們來說是育兒修煉,對他們來說,面對爸媽可能也是修煉啊XD!


2019.05.26

淪陷

日本漫畫、影視中,我有個最不喜歡的題材,

就是幕府末期、武士面對西洋新武器那類的,

想想當初中國義和團,歷史是以一種嘲弄的寫法,

但不管武士也好、義和團也好,

大概都有他們想守護的價值,要面對的卻是那樣懸殊的差距,

這也類似野生動物對抗人類機械彈藥的題材,

總之都是我很不喜歡碰觸的。

扯了一堆,我只是想說,豬蛋每每從學校帶回來的病毒,

都不知道是怎樣的精銳部隊Orz?

馬麻這末代武士,

白天面對特別歡鬧、特別愛吵架的發燒兄弟檔,

晚上需要養精蓄銳時,兄弟輪流虛弱、咳嗽、鼻塞、哭鬧樣樣來,

發燒日數很多,馬麻推測可能是燒久姬腺病毒,

扁桃腺、耳咽都痛的馬麻,還是每天心疼地顧咳得厲害的燒燙燙小童們,

馬麻的日常節節敗退,在奇怪的時間不支倒床,在奇怪的時間醒來看孩子,

能挺過的家長都是勇者啊,

退燒尚未完全,爸媽仍需努力Orz。


2019.05.15

母親

雖然網誌沒什麼更新,草稿是有在寫的,

看官們不要放棄本網誌啊嗚嗚嗚?!(是也不用這樣)

小時候覺得日本幹嘛對機器人那麼有熱情,

漫畫總是一大堆跟機器人有關的劇情,

機器人不就是個冷冰冰的世界嗎,

現在會覺得….怎麼還沒發明出煮飯機啊Orz?

 

母親節剛過,豬蛋寫了兩張卡片,

還在學校打了一通驚喜傳情電話給我;

咩蛋每天「馬麻,我喜歡你」的告白,

(今天還加碼:「馬麻,我最喜歡你!」)

沒事會像小動物一樣爬著過來親一下我的腿,

身為一個傻媽媽,這樣的母親節賀禮已經很足夠了。

豬蛋上小學以後,我變得很忙碌,

每天打電話給阿母的習慣因此中斷了,

最近會在接豬蛋的時間,固定打電話跟阿母聊聊天,

那是前陣子人不舒服時,新建立的習慣,

我想,在軟弱時,還能找媽媽說說話,真的是很幸福的事。

(雖然我不會跟我媽說我的軟弱啦)


2019.05.01

murmur

不知道看官們有沒有發現,

我有兩個月沒寫murmur,

這陣子網誌也多半寫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看官們:「沒有,這網誌平常就沒什麼重點。」)

農曆年後,全家接連生病,

一直到3月,帶豬咩蛋和Q家一起到天文館玩,

那之後又是腸胃炎、感冒攻擊,

這些事並不是爸媽們多意外的歷程,

但我在去年就有個擔憂的身體狀況,

在家人和自己輪番生病之下,

我開始陷入近乎恐慌的慮病,

我以前都很困惑於家人鑽牛角尖鑽不出來的情況,

但這次自己就真的經歷理智上明白、卻怎麼也無法停止憂慮的一段時間。

和一般鑽牛角尖不大一樣的是,

身體是會有發燒、疼痛、各種症狀的出現,

好像不是自己想冷靜就冷靜得下來XD。

在歷經多次跑醫院&檢查之後,

也是體會到醫學有其極限,要確認健康完全沒問題是不可能的,

總之,去年開始擔憂的那個身體狀況,目前是先放鬆心情了。

在這段常常心慌起來的時間,很感謝家人朋友的傾聽,

像老姐和表姐,都有跟我分享她們自身的經驗;

阿母聽到我不舒服,隔天就訂了整包洋篸給我;

朋友們願意聆聽、給建議和祝禱;

在台灣高壓的醫護環境,醫生和護理師還是很有耐心跟愛心在醫治,

甚至是網路上詢問的網友,也讓我感受到一種強大的溫柔。

我想我是被這樣的溫柔感動,

開始去反省&向過去的一些事情和解,

收到了比預料之外更溫暖的回覆。

雖然身體上,還是免疫力低下、

還是莫名感受各種不舒服,沒辦法全然地放心,

但受到很多溫柔對待,覺得很珍惜的心情還是紀錄一下囉!

★ 和過去和解的另一個契機是

picasa停止更新後,在mac使用時的bug。

傳照片進去後,會出現10多年前的縮圖,

滑鼠移過去才一一變回原來的照片。

海市蜃樓般出現的那些人事物,

有什麼是我們成長了而變得可以挽回,那就去做吧,

因為更多的都只能是回憶了。

 

說點輕鬆的,在自己想來都有點心疼的恐慌時期,

也很感謝有許多人,努力在經營娛樂的事業,

像我會一直看一些EPH平時會說這沒什麼內容的youtube影片XD、

看輕鬆搞笑的漫畫(推微疼的「微不幸劇場」)、拼命玩暗棋。

(一開始是豬蛋喜歡玩實體暗棋,

我們(懶得陪玩)找到一個app,結果我和EPH都迷上了XD

,反而豬蛋要用嚴苛的點數制度才能換來玩XD)

在莫名心慌時,這些就像我的麻藥一樣XD,

謝謝這麼多人認真帶給別人歡樂。

 

覺得很抱歉的是,因為馬麻看病的次數大於以往,

孩子們好像受到了影響,那陣子常會說自己哪裡痛

不過抱著他們吸(吸貓的概念),一直是很療癒心情的事。

而EPH總是不抱怨地扛著、陪伴,實在讓他太辛苦了QQ,

嗚,反省自己帶給旁人的快樂和憂慮不成比例!

雖然日常依舊忙碌,心情卻癱瘓了超過一季XD,

但很多想法因此有了比較好的變化,

在這裡也提醒看官們,適時放鬆一下,別太逼著自己囉!

(本篇瀏覽次數:48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