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8 腳前的燈 murmur-2月

2018.02.27

暫停

網誌更新依然暫停中XD,

因為我還在作相簿==b,

剛做好兩個月份~眼都花了….

預計要做五個月的。

之前作的相本,

豬蛋和咩蛋都蠻喜歡拿出來看的,

我也還是維持一天數張照塞滿整本相簿的毫無美感風,

他們看得開心是我最大的動力。

平常他們吵吵鬧鬧的不覺得特別要好,

整理相簿時,

發現兩隻的互動很可愛啊!

當然是因為他們吵架跟馬麻發飆時不會拍照,

但從一開始豬蛋對新生兒的陌生嫌棄XD,

到現在影像中甜滋滋的模樣,

豬蛋牽著咩蛋小手溜滑梯、

咩蛋看哥哥哭泣跑去抱抱安慰,

這些並非馬麻指使的溫馨瞬間實在很療癒啊!

人生這趟單程旅行,

希望你們是彼此扶持的好旅伴。

對了,春節返鄉回來,我就得了甲溝炎。

沒處理漸漸腫了跟麵龜一樣,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形容?

麵龜明明是扁的,

紅豆、花生跟綠豆仁口味我都愛吃。

(完全不需要這情報)

唉好啦,現在蠻難得吃到的,

以後說腫得跟麵龜一樣也沒人聽得懂了吧!

(查了一下原來我弄錯紅龜粿跟麵龜了,不管哪個我都想吃XD)

總之我就那樣用痛著的手,

打理家事一個星期,

差不多腫得多出了1/3個中指隔天,

也出現泛白的狀態,想來是裡面化膿了,

這時腫脹感更甚,就是可以把中指捏爆的感覺,

如果是EPH,我早就用針戳下去了,

但自己的話,實在不想在很痛的手指上扎針。

我們總是叫別人面對自己傷痛、治癒它,

但不大想去碰自己的傷口,

大概也是人之常情吧!

當晚睡前,我唉唉叫手好痛好痛~~

EPH:「你要不要現在就去戳針啦?」

PT:「不要==,我要睡了!手好痛==」

甲溝炎我都是在泛白後,

用懷孕監測血糖的血糖針,

往指頭和指甲的交界處戳一下,再滴優碘。

隔天稍微戳一下,膿就滋~~~地冒出來了,

手早就痛到可以當麻醉了,針一點也不痛。

總之中指恢復正常粗細真是太好了!凸( ̄▽ ̄)凸


2018.02.22

春節

春節結束啦!

也代表一年一度”髒一點不會死”訓練的完結,哈哈!

每年返鄉,不能太潔癖、往人群鑽的生活總是很考驗我呢,

不過隨著孩子長大,管不動也抓不緊了XD,

馬麻手是越放越開了。

雖然對潔癖媽來說有點挑戰,但兩隻這趟回來,

沒得流感也沒腸胃炎,那我也就放心了。

對媳婦來說,過年回婆家都還是小有壓力,

雖然我婆婆不會要我們做什麼事、也蠻開明的,

但在婆家就不是什麼都由自己作主了,

還是會稍微感到焦慮,畢竟我是個任性的傢伙Orz。

每年每年回婆家,會發現婆婆也持續在減輕自己的壓力XD,

像往年都是圍爐、煮好幾道菜,

今年除夕婆婆直接叫了當地”都寄”(總鋪師?)作的年菜,

連初二也是叫了餐飲學校老師做的桌菜,

雖說我更喜歡自家料理,

但這樣做,媳婦就少了幫忙的壓力,

(我都除夕當日才開回去避開車潮,整天沒幫上忙)

還是皆大歡喜啦!

★ 婆婆有煎自製蘿蔔糕跟炒青菜。

對我來說,農曆年後才像是一年真正開始,

(意思是New Year’s Resolution就可以拖延到農曆年)

但春節一過完,第一季都快尾聲了,

回到台北,有種百廢待舉的感覺,

振作的心情不像春花早早綻放了啊XD,跟不上跟不上!

過了個年,見了長輩、晚輩,心裡感想甚多,

但我寫這篇主要是來請假的,

因為我突然發現==,

去年此時買的相簿序號已經過期Orz,

詢問後廠商可以通融,叫我快點製作,

新的一年,

依然是被各種期限追著跑,

那…我就先去作相簿囉!新年快樂!


2018.02.09

財寶

2/6孩子上床後寫了前一篇murmur,

當天午夜就發生了地震,

沒想到在花蓮釀成那麼大災情。

後來幾天餘震連連,那幾天晚上常失眠,

有天凌晨還爬起來寫機場過夜轉換心情。

地震總是一下提醒我擁有的太多,

有形無形的意義上。

看著滿屋子的東西,想著

這些是強震中會一一砸下來的,

這些是災難中一樣也帶不走的。

上一次這麼反省,大概就是日本311震災時,

那樣的震撼漸漸淡忘之後,

金錢和物質的便利,

又重新成為生活裡的追逐。

剛剛在媽寶版看那篇921地震特輯:

我不是小朋友,我是小寶貝

眼淚一直掉。

滿屋子的東西,地震來時,

大概也只想抱走那每天找麻煩的、吵鬧的兩顆蛋吧!

學著珍惜、學著給予,每一天。

學著珍惜,被給予的,每一天。


2018.02.06

寒流

二月,霸王寒流中,沒下雨的這天,

浮上來寫一下murmur。

我想說沒下雨時會稍有精神一點,

但這點精神三兩下就被孩子磨光了,

精疲力盡啊Orz,每一天。

講一下晚餐時間到剛剛,

這不到兩小時的時間我們是怎麼過的,

就知道為什麼無後援的爸媽們個個眼神死。

吃飯時,咩蛋一點也不合作,

討這討那到碗裡,卻這個那個不吃。

一下子把我的筷子撞掉、

一下子湯匙舀著雞肉,人卻想躺平著吃。

這廂還沒制止完,飯吃到剩1/4的豬蛋突然叫起肚子痛,

「肚子好痛痛痛痛痛痛」

於是叫他去廁所便便看,坐半天沒下落,

只好他坐在馬桶,我奉上wakamoto細顆粒倒到他嘴裡。

這裡講起來是一句話,

實際上豬蛋很不喜歡吃wakamoto,

光叫他張嘴就得先費一番功夫,

拿了水來給他配,喝了幾口整團細顆粒還黏在口腔,

弄給我看時又整團想吐出來,

用杯子接著再分切塞回他嘴裡,

總算一口口把藥吞了。

這期間EPH在收拾晚餐殘局,

我把咩蛋放在嬰兒床裡,鬼哭神號。

藥吃了豬蛋還是肚子痛,叫他躺著,

這時的咩蛋喝睡前奶&刷牙,

刷個牙、換衣服也是各種掙扎哭鬧,

然後才終於將少爺們送上床,

這去了半條命的折騰,

完成的也不過就是吃晚餐和刷牙、睡覺。

馬麻的一天都在幹嘛,不要問很可怕。

(本篇瀏覽次數:43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