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7 努力面前 murmur-8月

2017.08.24
世大運
身為一日球迷,在前天很開心地看了對捷克的爽快戰役。
豬蛋第一次認真看棒球,
他問的時候稍微回答一下,
豬蛋就能看得懂上方的圖表,
於是我在煮飯時,
就能聽他報告現在幾出局、幾壘有人和幾好球幾壞球。

老是拿豬蛋跟阿母比實在很壞心,
但我覺得若是我阿母,我應該一輩子都教不會這個XD。
(我阿母就是對沒興趣的事都左耳進右耳出,
而她對大部分的事都沒什麼興趣XD)
邊看著電視,豬蛋邊畫了棒球比賽的畫,
我覺得超可愛的,尤其是伸長手投球的模樣XD。

在台韓戰之前,我和豬蛋也看了中午的日美戰,
其實日本的比賽看了總是很舒服,
守備很好,而且會很清楚他們就算到九局也不會放棄。
(不過難得昨天日本最後一局的投手不太typical,
磨磨蹭蹭還失誤,讓人捏一把冷汗啊XD→教練明顯臉綠)
看台韓戰就不那麼舒服了,韓國小動作多讓人很阿雜,
台灣則常失誤,一落後就很容易被打爆。
雖然理解有運氣問題啦、有實力差距啦,
不過觀賽還是想看到奮戰的精神吧Orz,
無論如何,看到郭婞淳破世界紀錄那一刻的表情,
(話題只好跳到舉重了XD)
還是覺得能在台灣比賽真是太好了!

★ 豬蛋也有愛國心了XD!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會想起來是因為豬蛋看我開了冰箱,
說想吃蕃茄醬。
聯想就突然運作了:
蕃茄醬→蚵仔煎醬汁→蚵仔煎…….
我那天不是買了蚵仔要做蚵仔煎嗎啊啊啊啊啊!
於是想起了厚生市集那該死的過度包裝裡可能少拿出了一包蚵仔,
想到蚵仔在包材裡、垃圾堆裡腐臭,
浪費金錢、浪費犧牲的生命讓我懊惱不已,
明知道於事無補,我還是打了電話給EPH,
哀號訴苦過後,還是很受不了自己的粗心大意,
但得去煮午餐了,於是撂下一句:
「嗚哇~~我還是很難過啊,
你待會在LINE上再寫句安慰的話!」
EPH:「蛤?是喔!」
煮完飯回來,看到EPH避免老婆鬧彆扭節外生枝XD,
還真乖乖寫上了安慰:

午飯後搞定兩小午睡,
躺在沙發上休息,
拿起手機滑開畫面,
看到共通的清單APP上出現了通知:

雖然完全是我的錯,雖然是無聊的牢騷,
但被認真看待了,
因為你也覺得很重要,
所以我好像可以原諒自己了XD!



2017.08.10
午餐

昨天晚餐配著婆婆的肉滷,
一杯半的紫米混白米吃了精光,
炒絲瓜和空心菜還有剩,
本來叫EPH直接帶婆婆的肉粽,
EPH開了冰箱,看到剩下的午餐,
問:「這是什麼?」
PT:「呃,看起來雖然像咖哩,不過是南瓜燉飯。」
「懶婦餐桌」單元,通常紀錄成功案例,
實在應該好好寫的。
前回我做的南瓜燉飯,明明是漂亮的銘黃色,
好吃到咩蛋連兩天都吃個精光,
昨天的土色南瓜燉飯,
咩蛋聞了聞就直接搖頭,整餐吃香蕉果腹。
嗯,對乖乖吃完整碗的豬蛋再溫柔一點好了Orz。
場景回到冰箱前,
PT:「你要帶嗎?很難吃喔!」
EPH:「很難吃?起鍋前不是會試味道嗎?」
……這話問得我啞口無言,好不容易擠出一句:
PT:「呃…嗯….
煮東西有時候會有化學變化,不是你能預料的。」
EPH本來要拿著南瓜燉飯直接把菜放進保鮮盒。
PT:「你菜另外裝好了。」
….免得太難吃連菜也毀了,just in case。
早上EPH拿出便當時,
我正在問豬蛋中午的肉滷拌麵要拌什麼麵?
EPH故意苦著臉說:「你們吃肉燥麵,我吃這個…」
中午洗紅莧菜時,想起了上述這些,
突然覺得EPH還真是個好孩子,
冰箱留的那一小塊巧克力蛋糕,
還是別趁他上班偷吃掉好了!

又好氣又好笑
這詞,當爸媽沒有不熟悉的。
今天咩蛋不知道為何,下午放上床,
整整三個小時不睡覺,在房間唉唉叫,
還因為小肥腿卡在床欄大哭讓我去救了一次。
撐到5點多準備去抱他,
站在床前叉著腰責備他不好好睡覺,
咩蛋低下頭,一臉沮喪地不斷揉著眼睛,
一看就知道是裝的,但嘴角若失守,
孩子就會馬上察覺而露出燦笑,
覺得自己做錯的事可以一筆勾銷。
在他頭頂偷笑之後,一臉嚴肅地抱他出床,
一放下地果然滿臉輕鬆,剛剛的裝睏呢?

這時突然想起今天乖乖熟睡的豬蛋,
幾個月前也在午睡時間搞了一齣。
豬蛋、咩蛋都是獨自睡一間,
所以如果豬蛋安安靜靜躺著,
得到半掩的房門口看才知道他有沒有真的入睡。
這天我悄聲地走到門口,
看到的畫面是豬蛋雙腳套在3M兒童枕套裡,
正兔子跳往窗邊的位置。
…….到底是在鬧哪樣XDDDD!!!
因為遲遲不睡,我破口大罵,
但腦中一冒出剛剛的畫面,
我就得暫停躲在牆後無聲大笑後再回頭來罵,
……當媽有時實在錯亂得很白痴啊Orz。

 



2017.08.08
父親節
因為我爸已經不在了,
每年接近父親節,
就會想寫些生命裡比較傷感的一些事情。
嗯,不過好像常常忘記寫XD。
也許是下意識不想寫也說不定呢?
今天還是不寫了,
也許教師節再寫吧(為什麼XD?!)
爸爸很嚴格,如果爸爸沒離世,
面對因為愛而抓緊緊的雙親,
我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我不是很愛想像「如果當初怎樣會是怎樣」的人,
不過吃著堅果時,會想起爸爸拿著核桃,
泡了醇香的茶邀我們共飲,
那是似乎有點被視為大人的曾經,
如果現在你在,我想,我想跟你喝杯酒!

打著慶祝父親節的名號,
今天當然不煮晚餐,
結果不小心下午小睡睡過頭了,
我、豬蛋、咩蛋都這麼好睡還真難得。
EPH帶著外食回來以後,
還是一如往常地被豬蛋咩蛋的任性折騰著,
豬蛋是很貼心地早早就準備好卡片,
今天也一直畫著送把拔的書,
呃可是,乖順這禮物,
不管什麼年紀的孩子,都不擅長饋贈。
(我也是,我承認)
馬可先生的香蕉優格巧克力蛋糕還不錯,
連咩蛋也分了一杯羹。
雖然是個和平時一樣,
把拔皺著眉頭威脅孩子
「再不怎樣怎樣就不能怎樣怎樣」的父親節,
但準備一張卡片一本書的超偏心豬蛋,
和把拔回家時,開心指著把拔說:「那個,吧爸」的咩蛋,
這樣的擁有,就是這天的意義。

下午,豬蛋突然說著:
「好像有個國家,
如果爸爸過世,就送他白色的玫瑰;
如果爸爸健在的話,就送紅玫瑰。」
在心裡悄悄佩服豬蛋說出了「健在」一詞之餘,
想著「這是康乃馨的盜版吧?」
於是問:「你怎麼知道的?」
豬蛋:「上次在金石堂的父親節特輯看到的。」
能自行閱讀之後,以後就說不準是誰教導誰了呢?
馬麻:「喔?所以是哪個國家?」
豬蛋:「是美國?德國?日本?還是台灣吧?我忘記了!」
……這個不靠譜的傢伙。
剛剛查了一下,豬蛋說的那習俗應該是源於美國,
好歹有矇到一個。
查的時候,看到一個說法是:
「黃色石斛蘭也被視為是父親節之花,
這是由於石斛蘭具有秉性剛強、祥和可親的氣質,
有許多國家把它作爲每年父親節之花。」
爸爸在的時候,蘭花是他的最愛,
家裏前後陽台,都種滿了蘭花。
印象中爸爸最愛的是蝴蝶蘭,
但我一直一直都最喜歡石斛蘭,
原來黃色石斛蘭是父親節的花啊?
我還記得它擺在陽台的哪個位置呢,
父親節快樂!

(本篇瀏覽次數:116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