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6 踏實前進murmur-9月

2016.09.30
兩難
雖然颱風假EPH可以在家支援,
但豬蛋看到把拔在家就自動啟動放假模式,特別浮躁。

Blue Monday+兩個颱風假下來,
我的理智線已經跟謙謙君子的竹一樣有節,
硬接起來的節orz。
今天早上,豬蛋還是持續地進行惹惱爸媽的動作,
我看我不只考慮幼稚園,連寄宿學校都來搜尋一下好了Orz。
崩潰邊緣,一般文沒辦法寫,隨手記更是難產,
「住手,你的手是拿來打鍵盤,不是打孩子的!」
只能這樣跟自己喊話惹(其實我昨天已經揍豬蛋了)
萬能的天神啊,請賜給我教養的力量!!!!
(小時候某個卡通的台詞) 
廢話講完了,馬麻要開始今天的奮戰了……
(這當作九月的結尾實在太沒用了orz)


2016.09.19
中秋連假
連假對爸媽來說,真是考驗啊Orz….
放假前,我想說這幾天有EPH支援,寫個三五篇網誌沒問題,
結果連假累炸了,一篇都生不出來啊XD!
不知道為啥孩子們也啟動連假模式,
豬蛋比平常活動力更強,更需要很多很多關注:
大小孩看到把拔放假開心也就罷了,
咩蛋也湊熱鬧,本來晚上長睡眠睡得越來越好,多半只討一次奶,
連假一個晚上哭醒好幾次,
馬麻累到連餵完奶要叫把拔抱走都口齒不清。
(就是連張嘴都覺得太累的那種睏XD)
收假第一天,咩蛋從第一個小睡就很不順利,
結果整天睡不好一直哭(還一直便便~囧)
豬蛋也不合作,小睡不睡被我罰站,
跟咩蛋玩時又推擠害弟弟跌倒orz,
馬麻自己家務很忙又有出錯,整團混亂讓我數度覺得好想大哭啊
(上星期才覺得自己一打二有沉著一點,馬上就打回原形)
兩小都酣然入睡的現在,才終於從頭很痛的夜叉媽回復成正常人,
(不過還是頭很痛的正常人)
清醒時間大概也撐不了幾小時了,就來murmur一下,
昨天在一封種米農人的信裡看到「白露秋分夜,一夜冷一夜」的諺語,
第一次聽到,覺得很喜歡。
這幾年越來越喜愛節氣的概念,
有趣的是,愛翻月曆的豬蛋常煞有其事地向我報告今天是什麼節氣,
阿母也笑說跟她講「立秋」是哪天的豬蛋老氣橫秋,
不管是哪個,秋總是乘著涼涼的風接近了,在醒來的時候這麼想。
日子過得飛快,對外界的關注、對周遭的關心,常常覺得沒辦法集中精神XD,
做得不好也做、努力不那麼努力,也是種練習XD,
犯了不少錯的今天,耍賴不想反省。


2016.09.01
鐘點戰
整個八月~~ (張宇的歌),過完了。
八月我最大的成就,就是經常在肝休息的時間有睡覺吧,
渾渾噩噩當中,希望肝有好好修復了==。
現在不管是午睡還是晚覺,我都好難撐著不睡啊,
偏偏家裏的兩顆蛋都不重眠,尤其咩蛋跟哥哥有得拼,
下午通常只睡2小時就起來混,撐到晚上9點才會再睡,
期間清醒整整5小時,好像比豬蛋當年還厲害啊!
總之兄弟經常聯手消耗馬麻的體力,
如果他們不睡覺的扣打可以出借給風中蟾蜍的馬麻就好了~囧。
昨天晚上還累到有點意志消沈,9月的第一天,倒是有點振作起來,
豬蛋一大早就翻好他自己的貓咪小月曆,也催我趕快將大門的月曆翻頁,
他從8月最後幾天就一直倒數呢…..
「馬麻,九月了耶!!!!  」
「對啊,太棒了!」
我也不知道哪裡棒,可能是你好像會發光的臉龐吧?

心靈雞湯
週末帶豬蛋去阿母家玩,我跟咩蛋在車上顧車,
Vada下樓來找我閒聊(順便抓寶可夢?),講到了我的隨手記內容。
一介文青會看我網誌不太尋常,Vada坦承是老姐叫她看的,
以下是我們當天的對話:
Vada:「她說你的網誌跟本人不太一樣。」
我:「蛤?跟本人不一樣?」
Vada:「說隨手記是她的心靈雞湯…」
我:「那本人是怎樣?心靈ㄆㄨㄣ湯嗎?」
…….本人怎樣,你倒是說啊說啊

理系男
一直以來,EPH會有比較缺乏彈性的問題。
講求處理程序效率的他,生活也經常容易進入某個pattern。
像是買外帶,經常就是去某幾家買固定的一些菜色,
難怪以前請他買東西,只是幾樣配料他都覺得很難記,需要寫起來~囧。
簡單來說,他們理系男不太喜歡費太多心思在日常瑣事中,
所以像賈柏斯總穿同色系衣服也不足為奇了。
相處久了,我也有點習慣這樣的模式,畢竟不必交代很多事情,
不用因為出差錯而爭吵,也是很省事,
不過昨天我還是為了外帶又點了完全相同的東西而抱怨了一下。
說起來,自從早餐由EPH準備之後,
「xx年x月x日你早餐吃什麼?」那個笑話就可以在我們家玩了 ,
因為幾乎每天都吃麵包加果醬XD,
偶而會有些例外像湯圓、芝麻包、奶黃包類的,
煎餅、鬆餅會拿來當週末由EPH掌廚時的主餐菜色,
(意思是,如果週末要吃這兩樣時,就由EPH來做^^)
所以也就比較少出現在早餐裡了。
我大致上還算能配合這類一成不變,
簡單的事物能夠長久,早餐是這樣,人際關係也是這樣。
(我大學時代經常早餐就是一杯鮮奶和一個甜饅頭)
最近EPH會在馬可先生挑選麵包,讓早餐的麵包稍微變化一下,
…義式蒜香麵包,就別塗果醬撒芝麻粉了吧Orz…
比較妙的是EPH對芝麻湯圓的吃法。
煮了湯圓,他會把它們撈起來,灑上芝麻粉&堅果或果乾,
這點我就沒有妥協,直接說:「你還是給我有湯的湯圓吧!」

★ Double 芝麻…乾圓。(何不食麻糬?)

(本篇瀏覽次數:34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