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4從心所欲murmur-9月

2014.09.22

這個月的網誌寫得比較少,其實到上上星期前,家裡都還處在某種一觸即發的狀態。

這就要從EPH的工作說起,這兩三個月,EPH參加了公司的一個英文課程。
雖然是公司補助的相關進修課程,但這英文老師相當認真,
像前次參加的聽力,就規定了很多篇新聞,EPH必須每天聽,之後再抽考。
那次還算好的,這次的閱讀,就看EPH每週都得抱著一本10*15公分見方的小書,
愁眉苦臉地說:「作業還沒寫」「明天考試進度還沒唸」。
雖然是公司課程,但工作的部份也沒得放鬆,於是一回家就埋首電腦前,
那幾個月,我總覺得EPH就是帶個空殼回家,沒辦法再多分一些熱情給家人了,
這不滿到中秋連假時,還是爆發了!
其實這門課的期末考,就在中秋連假過後的隔天,我只要再多忍個幾天,事情就會緩和一點了,
不過中秋連假天氣晴朗,唯一特別安排的活動只有表姐一家來台北約的紅豆食府聚餐,
看著FB上大家上山下海的照片,不免有點怨懟,想起這英文老師,在我懷孕期間,
正好開了門 presentation 課程,那次更誇張,好幾個週末都得到公司練習,
新仇加舊恨,讓我連假都在溫柔等待跟咬牙忍耐之間交戰!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連假的最後一天,我們漫無目的地在下午開車出去,
EPH想說中秋應該打給媽媽,就撥了通電話,但那時已經下午2.3點了,
我們卻還沒吃午餐,結果媽媽問起時,EPH也只能乖乖回答正在覓食。
等電話一結束,我就爆炸啦!會晚出門也是因為EPH在電腦前(工作或課程)流連,
但那麼晚還沒吃午餐,不就顯得媳婦沒規矩又不負責嗎!!!!
為此我就跟EPH吵了起來,當然是把連假也沒安排活動的事也遷怒進去。
在車上吵得有點僵(可憐小豬蛋還沒得迴避),EPH也覺得兩頭都是壓力很煩,
本來車門一甩我跑出去,想說丟父子兩自己獨處,我也冷靜一下(順便找地方上個廁所XD)
但離開車沒100公尺,我就擔心不爽的把拔開車,小豬蛋自己在後頭的安危,
於是又悻悻然回車上,這時也冷靜了點,決定叫EPH載我們小豬蛋回娘家,
冷靜分析後,我覺得排除「自己了無新意在連假帶小孩」和「EPH必須讀書不能享受假期」
的兩個惱人狀況後,我應該就會開心一點,於是跟EPH商量,他自己去找地方讀書,
順便幫忙去COSTCO買點東西,我就在娘家過,
有阿母他們幫忙陪小豬蛋玩,我也比較有放假的感覺。
整件事差不多就這樣落幕,還好我還有娘家這個支援系統,
雖然平日比較幫不上忙,但假日是我很重要的後援。
考試結束後,我忍不住問EPH,(這幾個月把我整得那麼慘)的考試結果怎樣?
EPH叫出了一個考試評量給我看,說:「這次比上次課程退步了一些。」
看了看評量,也沒有分數,
只有幾個大項目後頭有「good」跟「excellent」,和底下一些細節評論。
我問:「哪裡看出比上次退步還進步啊?」
EPH:「excellent 的項目比較少……」
這幾個月的辛苦就換來幾個good 跟excellent嗎,
英~文~老~師~(從齒縫擠出),我跟妳樑子結大了!吼(╯‵□′)╯︵┴─┴


2014.09.12
記得以前心理學學到旁觀者效應時,老師說了:
「所以你們快暈倒前,記得指著某一個路人說:『你你你,就是你,快救我』」
我覺得相當中肯,一直謹記在心。
今天早起,距離小豬蛋睡醒的時間約莫還有一個半鐘頭。
享受自己的時間一小時候,起身弄弄奶瓶、餐具之類的。
正打算再去摸魚半小時,就聽到小豬蛋房裡傳來唉唉小哭聲。
通常這時候不理他,還可以放著讓他獨處一小陣子,
接近房門卻聽到他用軟軟的聲音哼哼唉唉:「馬麻~~要起來~~」
這下果然當不成旁觀者,乖乖去房間把他抱出來orz…
沒想你小子連心理學也有涉獵啊?!

★ 順便回顧一下寶寶版小豬蛋XD。


2014.09.10
昨天晚上突然發現左手小拇指的尖端,多了一道割傷。
不知道是不是我在磨刀時弄的。(是的,主婦已經進化到開始自己磨刀子了→初嘗試)
左手、小拇指、尖端,這組合聽來就很無足輕重,會有什麼不便呢?
(請不要回答淑女「挖鼻孔」,更何況我是右撇子)
結果晚上洗澡時,發現洗頭髮時沒辦法好好洗頭皮,在電腦打字時,小指頭翹著也好痠。
更沒想到的是,今天一早,我用夾子夾電鍋裡盛芝麻包的盤子,
右手拿著夾子,左手托著盤子,只不過小指沒有擺上去,走動時盤子竟然翻倒碎了一地。
嗚嗚,小豬蛋會指著上頭圖案說:「時鐘,一樣」(早期)「這個是~紅蘿蔔」(近期)
充滿回憶的盤子就這樣say goodbye了 (我們夫妻倆還蠻會打破盤子的啊Orz)
這樣的經驗總是提醒著我,身體的每一個小部份都很重要,都是上帝精密的計算。
世界也是這樣,每一個物種、一根草還是一小群浮游生物,
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和目的,人類狂妄的蔑視,終局就會像那碎盤子一樣><
(碎片很難收拾啊,所幸大部分都噴進廚房,一早就在潑水沖洗廚房,剩下的再由掃地機器人巡邏)
268546_2219552857129_5910425_n
記得有一次是病毒疣長在左腳無名指上,冷凍治療後,變成一個葡萄大的血包,
左腳的無名指,平常不就無所事事地在那裡嗎T-T?
血包越腫越大越痛,只是隻平常動不了的指頭,就讓我的行動力整個癱瘓啦!
最後得”掰咖”再去皮膚科一次。(好像幫我刺破,嘩啦拉地血流如注變成乾癟葡萄皮)
所以看官們(指),千萬不要小瞧你的身體各部份啊,它們隨時會伺機報復的! (警世語氣)

(本篇瀏覽次數:117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