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3啟動murmur-3月

2013.03.22

這陣子非常晚睡,也沒做什麼正經事,

但就是經常拖到近兩點才睡覺,所以我訂下了一個規定,

目前還比較寬鬆,是要在一點前睡覺。

違反者要打屁股,這可不是Qin想像的夫妻情趣打情罵俏XD,

而是扎扎實實毫不留情地自相殘殺XDDDD。

昨天因為EPH趕工作,我閒逛上網,雙雙超過1點半都還沒睡,

所以大刑伺候,首先由EPH趴平在床上,

再由我雙手握拳,舉高,重重擊下,

接著是EPH「很痛很痛耶」的哀嚎聲=_=

(我笑到流淚順便裝哭「我也是心很痛的」)

再來就換EPH,他都自以為有手下留情,其實打起來也很痛~~囧,

所以最近都是帶著屁股痛睡覺的~嘆……

這兩個白癡到底在幹嘛咧==bbb,大家要早點睡啊Orz

 


 

2013.03.20

喜歡和EPH一起聽老歌,剛剛在YOUTUBE選了一首歌,

坐在床上用電腦的EPH果然被我釣中哼了起來,哈哈。

一首結束再另外選一首點,有猜中的樂趣也有共鳴的快樂,

難怪KERORO他們集合在一起就要共鳴一下呢!

(又用了莫名的結尾XD)

 


 

2013.03.19

昨天家裡出現了蚊子,而且還不只一隻,我們一直打不到。

EPH就怪我說,一定是你之前放到樓下的蝸牛(這個月又放了兩次)跟蚊子說:

「你們可以到XX樓去,那個PT會讓你們吸完血再放你們下來。」

有沒有覺得這對話很熟悉?可以回顧之前很愛演的EPH的螞蟻和小蟲子版對話~囧

 

完全不搭嘎的溫馨記事:

天字第二號的傻瓜(阿姨、外婆和奶奶可以並列無妨–>搶著當傻瓜幹嘛?)

每天晚上睡前都會再去看看小豬蛋,幫他把被子蓋好,再小心翼翼地關門關燈。

也許小豬蛋從來都不知道,但把拔不喧嘩的愛,很動人。

 


 

2013.03.14

前天不約而同地在FB上看到朋友的回應,

一個是BEEN說不能去同學的婚禮,因為:

「我很確定我不會去了,因為太想念我的小情人了,度日如年啊」

另一個是從國外回來的Yiling:

「想說趁現在比較閒去玩一下,不過心繫女兒,去個三天意思意思而已XD」

早上看到一個重症病童的媽媽說:

「也許他們不懂身為母親的心態…孩子親暱的叫媽媽,媽媽就有責任展開羽翼保護她」

媽媽,天字第一號的大傻瓜。

 


 

2013.03.13

台韓大戰–>台日大戰–>反核遊行之後

老人家的熱血完全用盡Orz

這幾天就看圖說故事吧:

台韓大戰,破例一邊吃副食品一邊看電視,小傢伙也很關心戰況。

旁邊是應景的泡菜炒飯。

601989_10200891414436426_1043409525_n

反核晚會,這時的小豬蛋……

483874_10200891411916363_162786478_n

在我娘家睡大覺…喂喂,你以為馬麻是為誰這麼賣力的……

 

關於核四的問題,有人說這是政治操作,或是台灣人容易被煽動的無腦熱血等等的,

我想說的是,我個人是看了很多資料,更因日本福島殷鑑不遠,

完全無法接受政府不負責任的保證,才”勉為其難”地走上街頭, 

我最討厭熱鬧跟人多的地方了!!! 

我連跨年煙火都不會去的,誰沒事要被淹沒在一推人頭跟臭汗當中,

除了核四,因棒賽而起的爛棒協問題,

還有從未解決過的流浪動物問題,另外不久應該就會爆發的美豬問題,

人民不是頭家嗎==?

一間公司一天到晚驚動老闆出面,不就表示執事的人很無能嗎?

希望不嘴砲會死的政客們能替愛國且懶惰的百姓想一想,

休假時間很珍貴的,不要一天到晚找人民麻煩凸(=_=)凸

 


 

2013.03.04

肚臍的事情是這樣的,

那天EPH躺在床上露出了肚臍,我就作勢要去按,

還說了以前KERORO裡曹長的經典句:「PO基豆」(日語的按下)

但被EPH敏捷地阻擋了,所以他也反擊要來按我的肚臍,

我們就認真地攻防,誰也沒按到對方的肚臍。

後來我想想只不過是按個肚臍,就向EPH提議:

「那如果我給你按肚臍,你也要給我按( ̄0 ̄)」

EPH考慮了幾秒,竟然露出這種臉說:

「…..o-(>◇< )-o 我不要~~~~~」

….(。□。)這就是EPH懦弱的肚臍記事……

 


 

2013.03.03

這個月的開頭來記錄一個蠢蠢的無聊夢吧。

有時我們會叫小豬蛋小豬或小豬豬,

但小豬蛋還沒出生前,我也會叫EPH豬豬。

昨天晚上我就跟EPH說:「為了避免混淆,我叫你老豬吧!」

EPH:「囧~為什麼?那我要叫你豬媽!」

後來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們養了一隻粉紅色的小小豬,

他自己在房間睡覺,我進去看他時,發現床上躺了另一隻大黑豬,

我在夢裡很煩惱,想說大黑豬也不知道乾不乾淨就跑來躺我們的床,

(最近潔癖進入夢裡的次數也大幅增加了)

還企圖想把大黑豬踢下床遭到反抗~囧。

夢裡的小粉豬肯定是小豬蛋沒錯,因為他還會撲過來給媽媽抱(夢裡是我媽抱)

以前讀佛洛伊德,說所有的夢都是(潛抑了的)願望(以偽裝的形式)的滿足,

照理說這些對話進入夢中應該會有些扭曲或偽裝,

怎麼我的潛意識單純成這樣,叫叫綽號就大夥都變豬了Orz

不過認真解析一下,夢裡的小豬其實有點柚子的可愛模樣,

我想是因為最近跟NINI聊到他家的貓突然重病,

也面臨我們當初的一些掙扎,所以又讓我想起柚子的事情,

所以柚子也以一種偽裝的型態進入了我的夢中吧……

ㄟ…話題好像變嚴肅哩,明天再來講肚臍的事好了。

 

 

 

(本篇瀏覽次數:24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