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關於教養-記得孩時的心情

♥ 雖然是我提議的,但看EPH套著熊頭跟孩子對練,還是整個戳到笑點。

 

孩子大了以後,在教養方面開始會跟EPH有比較多的衝突。

其實我是很不願意在孩子面前,表現出爸媽的歧見,

但很多反應跟處罰都是即時、馬上就要執行的,

所以近來還蠻常讓孩子發現我們對管教不同的立場。

 

雖然我的個性比較龜毛,但在教養方面是EPH比較嚴格,

他的”虎爸”特質(應該還不至於到虎爸啦XD)

我想是源於他喜歡「完成任務」和比較缺乏同理心的理工性格。

今天早上,EPH看豬蛋早餐吃得比較慢,

就提出了X點沒到學校,晚一分鐘就多彈兩分鐘鋼琴的處罰。

但其實這天一早,豬蛋就睡晚了,

早餐幾乎已經是出門前的最後一個步驟,

也就是說這話的當下,除非豬蛋直接把東西塞在嘴裡去揹書包,

不然勢必會被處罰。

 

這個x點沒到的處罰已經有執行過幾次,

(不管是學校或是上其他課程時)

但我認為這個處罰,比較像「老師在學校提出的處罰」,

是一個結果導向,而不是家長在家裡幫助孩子改善事情用的。

在家裡要幫助孩子在某個時間抵達,要改善的可能會有:

「起床的時間」「整理的速度」「吃東西的速度」

定一個最後的結果,就好像古早時候的學校,距離一百分少幾分打幾下,

現在想起一些同學放棄的神情,我還是覺得教育不該是那樣子的。

(雖然教育的多元有其弊端與缺失,但我還是認為多元的方向是正確的。)

 

另一方面,豬蛋就已經沒多喜歡練琴了,我是很反對用練琴當懲罰的。

(馬麻私心:要罰就罰你負責的武術啦!)

豬蛋已經算是非常乖巧的孩子,雖然不情願(也有會抱怨哭鬧的時候)

仍是「每天」練琴。

反而是我會在一些連假、考前、生日,減少或免除他練琴的時間。

我之前也提過,不想要當單方面壓迫的家長,

所以我也執行著彈「豬蛋練琴的1/5時間」,

說真的,就連這縮減版,要走去練琴也是要很大的毅力啊!!

在豬蛋一方面精算著我的練琴時間,一方面又常體恤我而減免之下,

到今天我還是累積了84分鐘的鋼琴債要還。

我覺得EPH要實施這個處罰,應該要拾起他兩年前還有跟孩子一起練琴的野望,

繼續練鋼琴,也更能理解孩子練琴的心情跟掙扎。

 

我小時候是有學琴的,而且是學得蠻糟的那種。

記得我總是在房間玩得最開心的時候(現在想想大概是很吵吧?)

就會被爸爸叫去練鋼琴。

那心情是非~~常不情願的,我永遠都記得,

因為很不爽,結果某次要練的譜正好是個進行曲,

我帶著情緒很用力地敲,後來反而練得有點開心,

爸爸還回頭對我說:「彈得很好,但是可以小聲一點」XDDD!

 

類似的事情,我之前說過EPH指正豬蛋寫字,

讓我覺得到了有點苛求的地步,我當時也說希望EPH一起練字,

畢竟EPH拿筆姿勢錯誤,字真的不很好看。

我想說的倒不是家長要鋼琴彈得很好、字寫得很美才能去要求、去指導,

而是因為長大成人後,會有那麼多身不由己,

留一點放鬆跟妥協給孩子也不為過吧?

 

EPH是已經工作的成人,在公司和老闆的要求下,

相當認真負責,於是就以同等的標準要求孩子;

回想自己過去,也都只記得認真優秀那一面。

但我本身對於一些瑣事的記憶有點好,

到現在也還記得幼稚園時一些奇怪的想法,

所以孩子們表現出來的情緒,有時我還能連結回到自己的過往。

像全家最無理取鬧的咩蛋,

經常會覺得明明有合理解決的方法,但他就是執意要哭鬧。

但我也回想起小時候,我弄丟一把雨傘,當時我也是一直哭,

即使媽媽陪我找了好幾趟,最後也說要買新傘給我,我還是一直哭。

以大人來說,買了新傘已經是完美的解決方式了,

但我當初一直哭的理由,卻是覺得小傘會捨不得離開我。

(這下知道咩蛋的自戀遺傳誰的了?)

在沒細想很多事情時,我也認為自己一直以來是乖巧又不找麻煩的孩子,

但帶孩子的過程中, 遇到一些能勾起回憶的教養挫折,

總是很感謝(當年一點也不覺得的)爸媽的包容與忍耐。

 

最後回到跟EPH的衝突,我想提醒EPH的是,

你高中時也有看金庸小說被媽媽抓包、

大學時也有玩遊戲而懈怠課業,我們都不是不找爸媽麻煩全然的乖寶寶,

記得那些被寬容的時候,也保留一些那樣的空間給孩子們吧!

 

EPH一直以來都是眾所皆知的神隊友,

對孩子的事也都很認真,因為我們都是那麼努力了,

實在很不願意為孩子著想還要有大大小小的摩擦。

但還是想提醒每個大人,

還記得你小時候想著說「我一定不要成為怎樣怎樣的大人」?

即使有時發現,我們還是不得不成為怎樣怎樣的大人,

但心裡的孩子,還是要適時出來仗義執言一下啊!

♥ 每一天、每一天的練習。

(本篇瀏覽次數:41 )

1 thought on “[日記] 關於教養-記得孩時的心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