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繁殖場的柚子,收容所的小瑪…可不可以放他們一馬?

就像你離開的這兩個月來帶給我的矛盾一樣
想起你也不是  忘了你也不是
矛盾得連自以為的理性都派不上用場
想不想念是矛盾 
對最後決定的醫療過程更是矛盾得歇斯底里
積極的部分是半吊子
安寧的治療又放不了手
最初的血該不該抽? 最後的營養針該不該打?
每個決定變成只能嚥下的苦
倒是一段一段的回憶一次次地輾過心頭
我像困在輪軌裡的魚 不能呼吸
那天坐在車上 不知不覺你又竄入腦海
世界這麼大 你這不到我兩個巴掌大的小不點
怎麼能傷我這麼深?

這是四個月前,柚子離開兩個月後我寫下的心情。
將近半年的現在,對柚子的想念已經緩解很多了,
就像當初問好友得到的答覆:時間是唯一的療癒。


姊姊從收容所營救回來的小瑪,
在忍受最後一個月的積極治療,清明連假陪姊姊到南部玩了一趟,
昨天晚上,用她一直無比堅強的意志力,回到了家裡,
放下了她被心臟病和乳腺癌折磨的身軀,
也放下她和姊姊的羈絆,回到神的懷抱。


從姊姊一開始帶她去剃毛的時候,她就常常說小瑪好像以前房間牆上,耶穌慈祥地抱著的那隻小羊。


總是先斬後奏的姊姊,前年10月因為網路上的這張照片,
殺到彰化員林帶回了小瑪……那時我是很反對的……
因為當時家裡已經有三隻狗狗(都是我姐帶回來的~囧)
主要照顧者是我媽,她其實經常顧得很疲累,狗狗出問題時,我們也經常會爭吵。
但在和我媽大吵一架之後,我姐還是毅然決然帶回動完乳腺癌手術的小瑪回家照顧。


雖然後來我媽還是得當保母,但這次姊姊扛起了所有照料病狗最艱困的工作,
帶她去醫院、幫她換藥,甚至每天背著非小型狗體型的小瑪去上班。


心軟的孩子還不就是心軟的媽媽生出來的,帶小瑪回家的那天,
我姐很心機地讓她綁了蝴蝶結,穿著可愛的小鞋子,融化了我媽的心,
而小瑪也真的是個性很好很好的狗狗(除了不曉得為何看橘子不順眼常常咬她)
總是很溫柔,沒事就翻肚肚向人撒嬌,得寵的小瑪和皮仔,每天就在阿母房間上演餵食秀。


還沒在COSTCO買小瑪專屬大床之前,小瑪總是睡在沙發上,
姊姊就睡在一旁,摸著她的頭,或牽著她的手,那畫面很令人動容,
但我總沒有當面鼓勵我姐,以免我家變成狗場Orz……


我很想一直寫溫馨的故事,但小瑪的故事在昨天結束了。
自從柚子離世之後,我對家裡的三隻狗就有點疏離,
其實疏離是有用的,讓我在小瑪走的隔天還能看她的照片、寫一些東西。
在她狀況最差的這個月,看到因為腫瘤壓迫神經跛腳的她,
撐起來向也不是很熟悉的我搖尾巴,我就覺得我的玻璃心又裂傷了orz,
所以我可以想見老姐心裡更深的慟。
但她今天仍然在臉書上轉貼著各個收容所等待領養的孩子們的訊息……


所以我也願意再狗吠火車一次:
1.請以認養代替購買:有很多貼心的寶貝,在收容所等待救援
2.如果一定要買狗,請找合法繁殖業者

要說我是正義魔人也好,我不在乎,我寫過:
橘子柚子-我們養了兩隻繁殖場丟出來的狗
繁殖場丟出來的狗,就像破爛的垃圾一樣,
請那些寬容魔人告訴我,我是那些在夜市寵物店說「卡挖伊」的蠢蛋嗎?
我貪圖了那些可愛廉價的名種狗了嗎?
我不是個性多好的人,我常常覺得很不甘心,
寬容魔人看過這些被利用過後的生命殘渣怎麼在她們餘生中掙扎嗎?

你知道這些老弱殘狗的醫療費多傷嗎?
你知道看著牠們死前的抽搐多痛嗎?
在各種因狗而起的衝突、經濟壓力、情感負荷之下,
我們是因為什麼而被懲罰呢?因為婦人之仁嗎?
不要再說買不買狗無所謂,只要好好疼愛眼前這隻狗這種蠢話了!
如果你手上抱的軟綿綿的生命背後是那樣的凌虐,你怎麼忍心,又憑什麼說自己愛狗呢?

 
小瑪是被主人帶到收容所親自棄養的狗狗,得了那麼嚴重的病,卻把她送到收容所等死嗎?
收容所裡有多少狗狗,都是因為長大了、生病了被丟棄在充滿傳染病的收容所…….
如果沒有不離不棄的勇氣,請為自己貼上失格的標籤,遠離牠們,不要傷害牠們!

2010年下半年,我們開始關心收容所,
台灣每一天都有一大堆狗狗面對安樂死的處境,
然而就算已經有這麼多的殺戮,台灣的流浪狗問題卻不見改善,
但這很值得意外嗎?
如果有那麼多人覺得流浪狗問題就是拼命抓到收容所處死就會解決。
如果有那麼多人覺得非法繁殖又怎樣,狗可愛就好。
那台灣永遠不會變,永遠都只能說「我們不可能像德國一樣」
我不是來求大家喜歡米克斯,一定要認養收容所的狗的。
我是來求大家扭轉自己的觀念,改變身邊的人的觀念,
一點一點的,我渴望看到台灣以結紮代替撲殺、
受到監督的繁殖業者販賣健康的狗、
收容所的狗狗眼裡不再是絕望,只有等待幸福的盼望。

瑪格麗特梅德:「永遠不要指望政府或官方機構能解決什麼重大問題,
所有的社會變遷都來自於個人的激情。」

(本篇瀏覽次數:35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