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新冠肺炎Omicron全員確診日記

♥ 是場辛苦的戰役,但沒心力管孩子們怎麼在房間作亂的那幾天,對他們來說也許很自由?!

那陣子,Hiro才跟我說「最近每天都夢到學校或疫情的事情」;

馬麻還在糾結著上不上實體課、打不打疫苗,確診很突然地駕到了。

接下來有拉拉雜雜的確診日記,但我先把重點寫在這兒:

♦ 確診順序:

Day1.EPH出現症狀→Day2.EPH快篩陽性→Day3.EPH做車來速→
Day4.EPH收到確診報告→Day5.我和Hiro快篩陽性→
Day6.我和Hiro視訊確診,Yuki快篩陽性

♦ 建議備品:

藥品:快篩試劑、喉嚨噴劑、退燒藥、常備藥或中藥(紓緩症狀)
食材:根莖類蔬菜或芽菜、冷凍食品、保久飲品、即食食物(即食雞胸肉那類的)
APP:體溫記錄APP(我用Body Temperature Memoandroid版

♦ 隔離建議:(我們家隔離失敗,但是有隔離成功的小兒科醫生朋友的建議)

1.確診者專用房間&衛浴。
2.確診者專用餐具&菜瓜布專用,分開洗滌,用餐分流。
3.防護裝備:除了吃飯洗澡都戴口罩。採檢、處理感染物時戴面罩;
照顧者出入確診者房間酒精或肥皂洗手。
4.窗戶打開保持空氣對流,尤其確診者房間。
5.用稀釋漂白水清消環境。

♦ 送醫時機:(朋友分享的台東縣衛生局這張很清楚,成人兒童都有。)

 

Day1.EPH出現症狀

疫情升溫期間,「覺得喉嚨怪怪的」、「好像要感冒了」都是很普遍的事情,

所以EPH這麼說著、提早睡覺(不過他已經擔心起來,就關在主臥自己睡),我也不以為意。

晚上我睡覺前,去幫他量了一下體溫……啥米!38度!

呃,在這種時候,不會還傻傻地說什麼感冒,大概是中鏢無誤,

大半夜了也不急著快篩,決定明天起床再篩了!

說起來,我們已經是很小心的類型,疫情期間減少外出、外出一定戴著口罩;

外食都採外帶;在學校停課復課擺盪期間,還直接請了防疫假。

率先中鏢的EPH,平常負責家裡的採買、拿包裹、倒垃圾,

雖然是接觸外界最多的,但口罩跟酒精都是很認真使用的,

唯一能回想到的破口是前一天買外帶等待時,他有脫口罩喝老闆給的飲料,

但潛伏期有這麼短嗎?

Day2.EPH快篩陽性

隔天早上EPH快篩,果然是陽性,也持續發燒中。

當下馬上開始隔離行動,把拔關在有浴室的主臥房;

孩子們改用客衛,盡量待在自己房間,出來一定要戴著口罩。

比較尷尬的是,我覺得自己是有點症狀,喉嚨一直不尋常地癢,

但快篩結果是陰性,我就在外面負責照顧孩子們。

為了留乾淨的浴室給孩子們,我使用EPH的浴室,請他使用完到處噴酒精那樣。

後來想想,即使一直噴酒精,這樣進出房間還是很大的漏洞,

但只有兩間浴室,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是了。

以往EPH會負責準備早餐,現在三餐全都我負責,家裡物資有點不足,

雖然EPH發燒的凌晨,我就趕快線上下訂一些蔬菜、肉類,

(那時大概是個隔離高峰?厚生市集又出現無法送貨的狀況呢!→所以隔離期間沒利用到厚生)

這次隔離期間,我訂了無毒農家樂福,雖然不算等很久,

但家裡食材太少,還是有遇到小空窗,從分享的餐裡面就可以看出來!

老姊聽到我們確診,一直想幫忙送物資,

但比起我們,我更擔心和老姊同住的阿母,所以不斷阻止她來。

 

Day3.車來速PCR檢驗

這時候的政策是還需要PCR的,EPH前一天預約了車來速篩檢,

篩檢詳情可以看他分享:[生活] 新冠肺炎 Omicron 確診記

剛全家確診的朋友Lisa經驗分享說同住家人快篩陰也可以去PCR採檢,

我本來有考慮一起去,但EPH還抱持一絲希望是我沒中標,覺得不要一起在車內空間,

而且孩子們帶在車上或丟在家裡都不妥,

此時政策是PCR確診的同住家人可以快篩陽視訊確診,我決定放棄PCR篩檢。

♥ 午餐簡單煮鹹粥來吃,兄弟倆另外坐在跟我距離超過兩公尺的小桌子上吃飯。

雖然EPH生病,但Hiro學校線上課還是持續,之前是讓他在客廳上課,

現在只好讓他在房間上,路過時還是被我抓包在英文課做電腦課的東西Orz;

看他們把房間弄得一團亂,也只能發狠小聲地說:「你們在搞什麼!」

又忙又累又要生氣,爸媽面臨病毒考驗,孩子們還是一點危機感都沒有

♥ 也不是完全沒危機感,他們晚上睡覺用沙發做了一堵牆白天我倒益生菌給他們的時候,Hiro還做出護住弟弟的姿勢說:「Yuki~先不要出來~等媽媽弄好再出去」(直接把爸媽當病毒就對了!)

我自己午睡起來有要燒不燒的感覺,但吃了中藥以後感覺又還好。

四月的時候,藥劑師表姊問我們要不要備著一些科學中藥隨身包和買快篩,

那時中藥我只是隨便跟,想說備著,以後流感時用;

快篩也只少少地買了幾劑,沒想到這次全用上了。

(初期喉嚨很癢的時候,我吃喉痛寧,後來開始咳的時候有吃止咳寧,

其他的防禦寧、清鼻寧就還好,吃安慰的感覺。)

這段時間也每天給孩子們吃益生菌、維生素D的滴劑。

這天我的體溫調節有點怪,有時熱得冒汗,有時冷冷的想蓋被,但都沒發燒。

晚上覺得有點體力,還用15分鐘完成Apple Watch剩下的運動目標。

EPH這天下午就退燒了,但開始喉嚨痛跟擤鼻水,

準備了一個袋子讓他把「感染物」留在隔離的房間!

 

Day4.EPH收到確診報告

凌晨還在線上採買,物資缺乏的主婦很焦慮。

大概一點多睡,兩點多醒來,就去上個廁所。

很疲累,但想睡下去時,又有種不舒服被驚醒的感覺,

心臟和胸口怪怪的,意識到這個稍微有點恐慌起來,

戴起Apple Watch測一下血氧,是正常的,就睡下了。

♥ 那時截圖沒存,只剩Line上的縮圖。

EPH一早就收到簡訊PCR陽性確診報告,下午我也在台灣社交距離APP看到接觸記錄。

(收到確診通知時,社區管理室好像就知道我們確診,會幫我們送包裹上樓,聯絡網很快耶!)

退燒的EPH說喉嚨很痛,所以幫他煮了薑茶。

因為EPH疑似喝了一杯飲料中鏢,朋友YL就說他是吃了毒蘋果,

最近在我們的對話中,都叫EPH「公主」,可惜勞動的「矮人」只有一個熊哭

EPH隔離,孩子盡量待在房間(小野獸棲息洞窟的概念)

平時他們的工作全都落在我頭上,就算放低標準,還是累得要命。

煮飯時,突然覺得我應該停止管小孩,才能在這場戰役中倖存XD!

♥ 上午,前線物資已經沒有麵包類,用麵粉做了古早味蛋餅;中午祭出冷凍大全招,蔬菜資源開始匱乏,晚上用照燒雞腿排、根莖類和大量海帶芽度過。

這幾天吃飽的時候,都會覺得人不舒服,也許身體要費力去消化的時候就會變虛弱呢!

午睡時流了一身汗,傍晚因為各種亂象(濕浴巾丟在房間、書房一團亂、在浴室玩水、兄弟吵架、房間一直有東西掉落聲),還是忍不住吼了小孩,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爸媽都搞不清楚自己的症狀到底是中鏢還是帶小孩的關係XD!

這幾天主要症狀是拉肚子跟喉嚨癢、脖子淋巴的位置也有點痛,

但下午快篩還是陰性,晚上睡前喉嚨很癢想咳嗽。

 

Day5.我和Hiro快篩陽性

孩子們雖然不是故意的,但限制少了就放飛自我,小野獸們持續撒野&惹怒馬麻。

傍晚我開始覺得燒,量了體溫,37.5和38度,

晚上隨便弄個炒泡麵,心想,該輪到我休息了吧?

想好好睡上一覺,早早就把兩隻趕進房間,

沒想到九點多,Hiro突然哭著出來說覺得自己發燒了。

這幾天,我們減少接觸,睡前也只能「隔空抱抱」,這下沒顧慮了,給發燒的孩子一個緊緊的擁抱。

本來我是打算隔天才快篩,現在索性兩人一起做,果然都是陽性,

孩子燒起來,馬麻也甭睡了,Yuki還沒任何症狀,於是先把他趕到書房,

接著清空兄弟倆的房間,用酒精整個噴過擦拭一遍,換了床單枕頭套再把Yuki移回房間。

Hiro則把床墊搬來客廳睡,晚上我時不時就起來幫他量體溫。

醫生朋友分享的簡易體溫記錄APP-Body Temperature Memo派上用場,

因為當晚就測到40度的高燒,一點也不敢鬆懈,

從APP記錄可以看到我幾乎一小時就起來量他的體溫,而且每次量體溫時,

都會順便搖醒他問他一題數學計算確認意識(他平時很愛心算)

從發燒也可以看到孩子們截然不同的個性,

Hiro脾氣很好,被我搖醒都會乖乖回答,Yuki燒起來是怎樣呢?隔天就知道了Orz。

幫他量的同時,我也會量一下自己,很多時段我們體溫都差不多,

但孩子高燒上去就會衝到快40,Hiro睡得蠻好,就沒吃退燒藥。

(我會問他有沒有覺得不舒服需要退燒,他都說不用→Hiro討厭各種藥味)

♥ 我的體溫記錄。

 

Day6.我和Hiro視訊確診,Yuki快篩陽性

剛好在我和Hiro燒起來之前,收到表姊幫我們寄上來的清冠一號。

不是坊間的水藥或是草藥,是衛福部核發EUA的藥。

(後來婆婆也幫我們寄了燉好的草藥汁冷凍版)

昨晚發燒時,我預約了慈濟的Covid-19視訊門診,不過那時預約小孩的一直沒成功,

早上慈濟醫院聯絡我時,才知道原來孩子的要另外掛小兒科,

我預約到上午診,Hiro則是下午才能看診。

把他叫醒吃早餐後,就先給他吃清冠一號。

♥ 多虧EPH快篩陽的前一天收到了朋友Pei的喜餅,讓他們這幾天吃完藥都有安慰的點心可以吃!

發燒中的我也吃了一包,清冠一號有種涼涼的味道,算是好吃的中藥粉,

不過Hiro討厭各種藥,前一天讓他吃喉痛寧整個嘔出來,

清冠一號很難得才有,還特別交代他千萬別吐出來。

♥ Yuki自己在房間當山大王,弄一團亂還說:「我覺得好孤單」。

Hiro白天幾乎都在睡,我們倆發燒時的症狀很像,就是頭痛、四肢痠痛、還會牙痛。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清冠一號的關係,Hiro拉了好幾次肚子(總共7次)

所以吃了兩餐後,看了診就沒吃了。

分享一下視訊看診的經過:

一早8:30接到電話,對方通知我加入視訊看診的Line帳號,

這時要準備好健保卡、快篩陽性檢驗盤,接著在Line上回覆一些身分資料&取藥方式。

我們是選擇社區藥局送藥到家,這服務必須要符合居住地線上繳費的條件。

醫生是在實體門診的空檔才會排視訊門診,我在9:40的時候接到醫生打來的視訊電話,

在鏡頭前和陽性快篩盤、健保卡合照,現場銷燬快篩盤(用簽字筆塗毀)後,

醫生就開始問診,沒有其他慢性病,症狀也不是中重症,就開立了症狀藥:

鼻炎、鎮咳、消炎止痛和咳嗽藥水,

鏡頭對面的醫生、護理師都全副武裝的,還是很耐心地問診,

而我的藥品,在下午就收到管理室通知說送到了(Hiro的藥則是晚上冒雨送來,太感動!)

這段時間的醫護人員、藥局的藥師們實在辛苦了!

看診結束後,我使用APP-醫指付,可以綁定信用卡,迅速就付完診療費,

社區藥局送藥也無額外負擔,非常便民!

♥ 病中緊緊抱著大黑熊(滿滿病毒熊)

下午,我差不多都是比豬蛋高個0.1度,昨晚幾乎沒睡,趁睡得著趕快補眠。

休息時,接到慈濟的電話,說明Hiro看診的事情。

結果醒來的Hiro突然哭著說肚子好痛,還說他拉在褲子上(但其實沒有)

我趕緊帶他去浴室,幫他沖水(雖然沒有東西要沖)

他突然開始囈語,說小可(Yuki的海豹娃娃)在蓮蓬頭裡,

接著一直說他很害怕,晚上可不可以跟他一起睡,

還講了ECO的粉(是ecostore洗碗粉嗎?)跟音駒的ねこま(排球少年)

不但內容詭異,語調還奇怪地間斷著,像幼兒那樣說話,嚇死我了!

帶他進浴室前,我本來要先量他的體溫,但體溫計突然出現錯誤訊息,所以沒量到,

他身體很燙,我怕是腦炎,趕快問他這幾天一直用來確認他清醒的數學加減,

他一開始答錯了,我再問一次才答對。

我很害怕他其實已經燒很高了,才這樣意識恍惚,但水沖著沖著,他好像也漸漸回神,

後來他真的拉了肚子,出來後我量體溫,大概是38.2,

馬麻同一時間又是比他高0.1的38.3,唉,別這樣折騰我啊!

出來以後,我剛剛臨睡前放電子鍋煮的稀飯湯已經好了,正好給他喝,

問他要不要吃餅乾、看排球少年動畫,他也都說好,

孩子生病時,能像平常一樣貪玩貪吃,是最大的安慰熊泣

下午5:30,接到視訊電話,執行相同確診步驟後,醫生直接向Hiro問診,

症狀描述後,醫生說這樣算是輕症,開藥時還笑他這麼大了還要拿藥水。

下午6:00多,EPH聽到玩整天的咩蛋說要躺一下,覺得不對勁,

一摸就知道熱度不正常,馬上快篩(首次戳鼻,哭超慘)

是超級清晰的兩條線,前一天我跟Hiro的都沒這麼清楚。

晚餐前讓他泡PENATEN精油澡,簡單吃了點晚餐,先讓他吃清冠一號。

睡前燒蠻高,Yuki一直叫熱,先給了他冰塊冰額頭,他雖然覺得好玩,

但這樣大概睡不了,於是給了依普芬退燒藥(Yuki倒是蠻愛喝草莓藥水)

哥哥燒也還沒退,於是兩人都鋪床到客廳,馬麻晚上一起盯

♥ 疼愛的娃娃們都搬出來了,客廳頓時變得很溫馨。

 

Day7.確診關懷專線

昨晚Yuki一發燒,溫度就衝蠻高的,而且馬上哭著說腳很痛。

本來就燥熱體質的他,大部分時間都因為高燒在喊熱,

一開始我給他冰塊降溫,但不太方便,後來想起家裡冰箱有冷熱敷墊:

這好像是幾年前我植那顆牙的時候贈送的,小小一個,但需要冰熱敷時可以派上用場。

雖然在Yuki高體溫下,很快就會熱掉了,但對他來說是很大的安撫,

每次我冰回冷凍庫,再拿出來給他的瞬間,他都會露出很寶貝這個小物的笑容。

小傢伙發燒後,就一直很暴躁,可能身體到處疼,連量耳溫他都說很痛很生氣。

早上吃完早餐,給他清冠一號喝,他唉叫著腳很痛不能動,是把拔拖抱著到身上才喝完。

哥哥發燒是很虛弱很可憐的模樣,弟弟發燒則是一直氣噗噗的,

幾次不夠認真回應他,就被他用哭腔抱怨:「你今天都不聽我說話!」

整體而言,Yuki比哥哥發燒時有精神,吃清冠一號都沒拉肚子,後來總共吃了兩天份。

白天睡了幾趟,下午又泡了一次PENATEN精油澡

這天Hiro已經退燒了,盡情地看書和用電腦,

我的體溫大概維持在38度一下的低燒,所以振作起來把孩子們的衣櫃整理了一番,

但我流鼻水&咳嗽變嚴重,咳到胸口悶痛悶痛的,

有點擔心自己變成重症,又吃了一包清冠一號。

發燒的Yuki,有時熱得在磁磚地板上滾,有時則是冷到裹著棉被,

因為翻來覆去不舒服,為了讓他好好休息,下午也吃了一次退燒藥。

Yuki吃了退燒藥後,說:「眼睛好舒服」,可能發燒時會讓他眼睛很痠吧!

吃退燒藥後退燒的活動力和食慾都蠻正常的,是一個觀察指標。

這天剛好也收到了婆婆寄上來的救命物資(雖然增加了很多塑膠袋orz)

讓我不用費心這幾天的餐點,真的很感謝!

♥ 家裡的配置變得很奇異,就隨性度日了XD。

孩子生病時會特別疼惜,想給他們一點甜頭,

可惜這次家裡沒準備(日本漫畫探病一定要有的定番)布丁、果凍、冰淇淋,

倒是冰箱裡有幾罐雪碧,知足的兩隻喝著冰涼涼的汽水超級開心。

對了!這天還接到了慈濟醫院的關懷專線,第一通是一個女性長輩的聲音,

她關懷我們的病情,還問了家裡的狀況,跟我說「你是好媽媽」,

還連帶稱讚了「妳的名字好聽、聲音聽起來很溫柔、很年輕」,

這不是關懷專線,根本是天使的耳語吧熊泣

就像我一直表達的,支撐著我們的,從來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善意和溫柔。

沒過多久又接了一通,比較簡短的詢問和關懷(感覺是重複撥了)

重點是提醒有24小時視訊門診,病情有變化的時候可以隨時利用。

 

Day8.Yuki退燒

凌晨1點多,Yuki燒到39.8,又吃了一次退燒藥。

到了5點多,體溫就降到36.4,後來整天差不多都在37度多,沒再燒上去。

♥ 哥哥還是要一起在客廳打地舖,說比較有安全感。

 

之後:

孩子們退燒後,就沒有很明顯的症狀,

雖然Hiro後來幾天有一點咳嗽、Yuki有鼻水,

但也分不太出來是過敏還是Covid19的症狀。

倒是我一直咳到第三個星期才緩和下來。

剩一點點乾咳的時候,喉嚨還是有厚重的痰的感覺。

(偏偏我是不會吐痰的人,所以覺得很噁心,如果正好咳出來,才能用水漱掉)

而且在感覺好轉之前,還常常拉肚子,有天是甚至拉到寒顫的狀況。

比較麻煩的是,因為是未知的疾病,有些症狀也不知道相不相關,

我不想沒根據地全怪在covid19頭上,但現在仍為一些症狀所苦。

♥ 喉嚨癢一直咳嗽的時候,靠著家裡的百靈油、必達定、青黛喉藥散度過。

總之雖然台灣現在是「取得無敵星星,大家就自由了」的氛圍,

但染疫是件折騰的事情,所以希望大家尊重那些還努力防守的人們,

(身邊還是有很多謹慎的家長,認真地守護著家人)

戴好口罩,保護那些比較脆弱的人們。

(我阿母就是生病的長者,同住的老姊因此承受很重的壓力)

這場戰役太過漫長,不捨這當中所有的失去,

但仍感謝每一個人的勇敢,無法想像沒有彼此互相打氣支持的那份孤單,

也很感動台灣有那麼多醫師,在疫情期間,為每件狀況努力解惑,

像是黃瑽寧醫師健康講堂Dr. E 小兒急診室日誌等等。

願大家能平安健康,口罩戴太久,想念笑容了!

(本篇瀏覽次數:60 )

3 thoughts on “[日記] 新冠肺炎Omicron全員確診日記

  1. something

    謝謝分享親身經歷,也謝謝EPH的分享,我全都拜讀了。閱讀的過程中,我得到了多一分安定的心情,這是因為我本週剛確診,目前也是在家居隔中…

    我是染疫風險比較高的外縣市通勤工作者,每週都要往返工作地1-2趟。推測是上週連假前一天通勤遇到人潮才染上的(平常也是蠻小心防疫的生活模式)。

    現在雖然居隔,但至少是居隔在家,能夠跟妻兒在一起度過(而不是困在工作地),心情有比較安定。不過,也真的會一直在想:到底是怎麼染疫的?何時染上的?潛伏期到底是多久?妻兒有沒有被我傳染?!目前還在觀察、焦慮中…

    其實之前我早有跟太太討論過,一旦小孩先染疫的話,我們乾脆就在家居隔時,主動讓她感染我們兩位已打滿3劑的大人,讓我們可以在居隔期比較好照顧孩子、接近正常生活。但眼下只有我確診,只好乖乖地把自己關起來,祈求妻兒能平安。

    真的很謝謝你們的分享。祝福你們全家平安健康。

    Reply
    1. Tina太太 Post author

      辛苦你了!!要加油喔!不要擔心,好好休息,相信會很快恢復的!!
      小朋友染疫會緊張一點,可以的話還是盡量隔離看看,
      現在連線看診的制度也很完善了,趕快利用,早點痊癒QQ!
      醫生們說現在已經看到隧道盡頭的亮光,再堅持一下,衷心希望大家都平安度過!

      Repl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