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婆家清明掃墓+包潤餅

以我家的傳統是沒有一定在清明掃墓的
而要去拔草的那種掃墓更是只有小時候有跟過而已
所以這趟去EPH家掃祖墓又是
繼流水席以來另一回顧的傳統習慣哩

因為前一天的高鐵票已經買不到了
於是我們就搭當日上午的高鐵下去
照EPH家的習慣
清明的中午是要「辦桌」~下午才去掃墓
而我們果然錯過總是準時開桌(跟婚宴一樣)的午餐了

我們到達的時間大約下午一點多
匆匆地吃完辦桌的剩菜
麻油糯米糕和三杯魚(飽含膠質的魚皮ㄎㄎ)蠻讚的
狼吞虎嚥後就開車前往公墓區

說起來掃墓步驟還蠻繁瑣的
還好EPH家的一些老墓已經撿到靈骨塔裡
不然同樣的步驟得做那麼多次也太累人了==
我們首先就是面對塔的方向在桌上擺放他們帶來的
發糕、紅龜粿(EPH很覬覦,但最後沒吃到)
水果(叔公一直很在意他買的水果被拿走~可能很想吃吧==)

因為天氣很熱,此時EPH的伯伯還去買甜筒吃
(嘴張得有夠大的,嗜吃甜食果然是EPH家族遺傳)
然後他們就先拜拜、拜完以後他們一行人又去拜土地公
我們則和EPH的教授堂姐&嬸嬸閒聊
(堂姐還說我應該要認得其他親戚==~可是EPH自己都不太認得)
接著等他們拜完回來,我們就到祖父的墓前~
也是除草、壓黃紙、清臺面、擺放供品、拜拜、燒黑心大陸製紙錢污染環境
我跟EPH再擺上鮮花
之後到祖母那邊也是同樣步驟~不過祖母墓前的空間比較小
所以燒紙錢的時候相當的燙啊啊啊啊啊~

回家之後還不是閒暇時間
婆婆是很懂禮數的人
回家就開始分裝今天的發糕紅龜和水果
加上切西瓜、椰子到隔壁招待親戚

這廂弄完之後哩,我們又跟著婆婆去買潤餅皮
婆婆多買了EPH姊姊的份和我家的份
買的時候餅皮還熱熱的呢
(但吃起來有一點點厚&硬~是技術未夠班的餅皮)
返家前經過十字路口,我們被EPH的伯伯叫住
原來是附近有家豬血湯,清明一定會出來賣,所以固定要喝一碗

(傳統的街道樣貌)

(生意很好的豬血湯小攤)

(熱呼呼的豬血湯,內臟黑白切 忘了拍)

這豬血湯嘛,跟我在士林吃過口味很重的豬血湯不一樣
他的湯頭比較清,油蔥跟蝦米味很可口,
重要的豬血口感也跟台北的不同,
台北的是咬下去軟軟的,會有一點點黏牙的感覺,
這個則是咬下去馬上會斷、紮實彈牙的口感,
可惜我不是很愛吃豬血,
比起來我比較喜歡米血薑絲湯,
所以我只吃了幾塊豬血
把湯喝光光後打包回去請公公代為解決

回去之後,我跟EPH合喝了一整顆椰子+吃西瓜
(椰子聽婆婆說是車子載來賣的,一顆才20大洋~真好!)
稍事休息後,就開始打理晚餐料
晚餐依照傳統是包潤餅
於是在婆婆的教導下,開始瘋狂洗洗切切樂
其實EPH家的潤餅相當清淡,
幾乎都是川燙後拌調味料
只有蒜仔是川燙後炒過的

(這裡我切了高麗菜、豆薯、蒜仔)

(我煎&切的蛋皮絲)

(好像是前一天就準備好的肉)

(婆婆買來的魯豆乾,也是小人亂刀斬殺的)

(這個就沒看到是怎麼處理的,我第一次吃包麵的潤餅)

(浩浩蕩蕩地上桌啦)

晚餐搭配的是婆婆快手煮的蛤蜊湯
看著EPH的姪子包的花生糖粉捲
(糖粉跟料的比例是1:1)
就知道這個家族興旺的祕密基因有多恐怖

在吃完三大捲潤餅之後
我撐到非出去散個步不可的程度
白天有點熱
晚上月亮卻蒙著霧,風倒是很涼
於是就和EPH騎著腳踏車去逛逛附近的街道
EPH還趁機買了回台北的甜食補給鳥仔餅
我們還騎過了一條街滿滿都是酸菜味
我才知道酸菜是這兒名產之一 (=_=)
逛了兩圈總算消化了
回家時婆婆已經買好隔天要讓我們帶回台北的鹹湯圓
而公公正在組裝雞籠(還蠻有衝動想拿來裝橘柚的)

雖然在EPH家總是必須比在自己家勤勞非常多
但在一個可以撿一些童年碎片的小鄉
台北國的軟腳蝦還在看她的好奇心能帶她走多遠

(本篇瀏覽次數:40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